她强迫性洗手是为了洗掉晦气

有一位32岁的女性B患上强迫性洗手的心理障碍,她每天都要反复地洗手,洗手必须用洗手液洗,得按照一定的程序来洗,如果把程序把错了,得重新再洗。如果洗手之后,不小心再碰到什么地方,还得重新再洗。连洗边数数,数数也非常有讲究,否则得重新再洗。有时洗一个手就得将近一个小时,通常得15分钟到半个小时左右。不光是洗手,洗衣服洗澡也同样讲究。而且症状越来越重。她结婚好几年了,得准备怀孕生孩子了,但她这样的状态不适合怀孕生孩子,因此她非常苦恼。

你可能会想,她是不是害怕手洗不干净,会有什么病菌感染然后生什么病呀?不是的。她是不是从小就很爱干净呀?也不是的。她不是害怕物质上的脏,她是精神上害怕脏。她不是要洗掉物质上的脏东西,而是要洗掉精神上的脏东西。

这位女性生长在农村,村里连同她一起有四个同龄人,从小大人们总是把这四个女孩拿来互相比较,她是在比较中长大的。她的嫉妒心理很强,不能接受身边的人比自己好,如果身边的人比她强,她就会恨死对方,并立志要超过对方。在高中时,她有一个小学时就认识的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玩,初中也在一起玩,初中不是同班。到了高中的时候,两人是同班同学,关系就开始出问题了。其实主要是这位B的问题。她的同学性格开朗,人缘好,而且学习成绩也比她好,于是她非常嫉妒这个朋友。但她又不能无缘无故地恨别人,总得找一些理由吧。
B想了一个陷害朋友的主意,她明知这个女性朋友对谈恋爱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她花言巧语地在朋友面前把自己地堂哥一顿夸,说自己的堂哥如何如何好,并想把自己的堂哥推荐给这位女性朋友。女性朋友同意跟她堂哥交往。其实B的目的是希望女性朋友谈恋爱,谈恋受后容易分心,然后影响学习,然后她的成绩就可以超越女性朋友了。但这位女性朋友跟B的堂哥交往一时间之后就不了了之了,女性朋友喜欢上别外的男生了,这让B非常恼火。她当面批评女性朋友对感情不专一,批评女性朋友喜新厌旧,两人吵了起来,从此两人像仇人一样再也不说话了。
因为她们住在同一间大宿舍,这位女性朋友曾经坐过B的床,B嫌自己的床单粘上了晦气,于是经常要洗床单。床单洗了之后因为下雨没干,于是B就经常偷偷到别的宿舍偷别人的床单,先后偷了好多次,后来被人发现,自己羞愧难当,无法学习,不得不休学。
休学之后,她更加恨这个女性朋友了,每当她一想到这个女性朋友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很脏,必须及时洗手洗脸洗嘴巴洗眼睛,洗了之后,会感觉暂时舒服一些。半年之后,这个症状就消失了。她大学毕业之后继续读研究生,因为她感觉自己的性格不好,如果没有更高的学历,害怕工作不好找。
研究生毕业之后,她被分配到一个事业单位,负责给领导写材料或写演讲稿之类的,做这个性质的工作只有她和别一个男同事。两人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因为领导更喜欢那位男同事的写作风格,所以重要讲话稿都是交给男同事去做的。这位B女性嫉妒得要吐血。男同事为了写好演讲稿,就没有时间做别的杂碎的工作了,于是那些杂碎的工作只好由B女性完成,B的内心很不平衡,感觉自己很吃亏,还不受领导重视,于是对男同事恨得要命。凡是男同事用手碰过的东西,她不会去碰,如果非要碰,必须隔着一层纸。男同事出入办公室碰过的门或门把手,B都是不会直接碰的,都得用纸隔着才能碰。
后来症状越来越严重,感觉自己上班的时候,这个男同事的气息已经污染她了,所以她回家不可以直接坐沙发或坐床铺的,必须得换衣服,同时洗手洗澡之后才可以坐沙发或坐床铺的。后来因为太痛苦了,她只好换了家单位,刚换单位那段时间,她感觉很轻松很舒服,但没过一个月,症状又出来了。

因为原来那家单位把她的档案材料寄到了这家新的单位,同时把原来那家单位那个男同事的气息也一同带过来了,新单位被晦气污染了,于是她的症状又出现了。其实那个早同事早她一年离开那家单位了。
我跟她说:那个男同事的气息早就通过你的呼吸进入你的血液,再进入你身体组织的每一个部位了,早就浸透你的骨髓了,无论你怎样洗,你今生今世都是洗不掉的了。你回家只洗手换衣服,但是那种气息同样进入你的耳道里,进入你的鼻孔里,进入你的气管里,进入你的肺部,你为什么回家不洗你的耳道、鼻孔、气管和肺部?
其实你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粘上那位男同事的气息了,你家的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是这个男同事的气息,洗不掉了。不要欺骗自己了,正视现实吧。要求她把这个事情告诉她的老公,在老公的配合下,后来她恢复正常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