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真正的爱情是不应该有那么多条件的

www.jiaxun1122.com/?p=1042

(接上)

我跟妈妈相依为命,我们在感情上和事业上全部捆绑在一起了,我不是学医的,我不懂医学,更不懂整容。而妈妈是整容医师。整容这个职业很挣钱,但在私人美容院做整容手术是不合法的,妈妈做的工作是高收入高风险的职业。因为妈妈情高太低,盲目说大话,搞出很多医疗纠纷,然后她又不会处理,都得我去调解和摆平,所以我大学没毕业就跟妈妈一起干美容这个行业了。我因为妈妈不会说话惹麻烦的事情经常跟妈妈吵架,但妈妈总是有一大堆道理,她不可能听我的。我们确实挣了很多钱,但也赔了很多的钱,算起来都赔了几十万了,我妈妈的风险意识太差太差,又不会说话,经常得罪人自己还不知道,有两次是被同行故意敲诈的。我每次都动用我的人脉资源去解救她,后来我的人脉资源都用尽了。
用好听的话来说就是妈妈的心态非常乐观,非常自以为是,经常给人家夸下海口或是承诺,导致那些客人的期望值很高很高,最后达不到自己的标准,然后就找麻烦。比如做整容之前妈妈会用非常自信非常坚定的语气对客人说做了整容之后会怎样怎样漂亮完美,所以那些客人很容易就交钱给妈妈做整容手术,但最后达不到期望值就找麻烦,这样的情况太多太多了。别人找麻烦我们除了用钱来封口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我们是在没有整容资质的地方做的手术。妈妈也可以到医院做整容医师,但是医院的整容医师很多,很难分到客源,另外在医院做整容能分到的钱很少。

妈妈在感情上过度霸占我的感情,不管我交什么男朋友,我妈妈总是能找到一些理由把人家赶跑。我曾经跟一个男下属关系很好,我妈妈知道之后总是找这个男人的麻烦,吓得人家不敢跟我走近了。后来我又跟一个男下属关系很好,这个男下属去联系业务的时候,居然跟一个单身女富婆搞到一起了,还跟这个女富婆出双入对地羞辱我,让我很有挫败感。这个男下属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帅哥,暂且称这个帅哥为M,M27岁,女富婆48岁,最后这个帅哥的下场很惨。女富婆动了真情,相信她跟这位帅哥是真爱情,很舍得为这个帅哥花钱,给帅哥买豪车,买高档侈奢品,给这位帅哥投资开了一家饭店,这位帅哥挥霍无度,不能吃苦,不善经营,饭店亏得一塌糊涂。这位帅哥还染上了毒品,成了一个瘾君子,最后被富婆抛弃,下场很惨。
我的第三段恋情也是一位帅哥,把这位帅哥称为N,N28岁,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他初中毕业就出来混社会,做大酒店的“男公关”,相当于替那些富婆服务的男妓,后来被一个香港富婆包养。香港富婆在深圳替他买了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他一个月去香港见这个女富婆一到两次,我们三个女人(我跟两个老女人)在争夺N一个男人的感情,N是一个内心负能量很重的对人极度不信任的没有事业心的心甘情愿靠女人吃饭的男人,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我们居然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有着类似的成长经历。N的成长经历也非常坎坷,他从小就被亲生父母送给一户富裕家庭抚养,养父母对他非常专制,他与养父母的关系是威严的领导与胆小的下属之间的关系,因为养父母对他的教育方式很简单粗暴专制,他对养父母完全没有感情。他是一个严重缺少亲情的人,他初中毕业以后就出来混社会了,因为长得帅气,十多年来一直混迹于红尘之中,比如在夜总会中给客人唱歌跳舞陪聊等,或是给有需要的男客人或是女客人提供特殊服务等,这个钱也不是好挣的,经常会遇到黑帮敲诈或是遇到心理变态的人欺负,N说曾经有一次死里逃生,差点没命。
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有着相似的坎坷的成长经历,他是一个把心灵大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人,但他对我几乎完全敞开他的内心世界(唯独他跟香港女富婆的关系及一些情况有所保留。)我也向他完全敞开我的心灵大门,把我过去的经历也都一五一十地向他敞开,我们的心灵深度相融,所以感情很深,但因为误解让我跟他的关系分分合合,波澜起伏。我一直想改造他,让他跟我一起共同为美容事业奋斗,不要再继续过着依赖女人的生活。我要求他跟香港的富婆分手,他没有明说,他话语背后的意思是让我给他一个承诺保证之后才能跟香港富婆分手,保证就是我跟他结婚,我给他买房,我承诺对他永远专一。我不敢承诺,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变,我觉得如果我对他承诺,我就像是富婆包养小白脸了。我不是富婆,我只不过比他大一点点,我觉得真正的爱情是不应该有那么多条件的。我曾经很不能理解,一个健健康康的男人,为什么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打开一片属于自己的事业天地?为什么心甘情愿被一个老女人包养?这个老女人能包养你一辈子吗?这个老女人都五十多岁了。她又不可能跟你结婚,又不可能跟你生孩子,你一个年轻男人为什么要这么作贱自己?后来我通过心理咨询之后,我能理解他了,他学历很低,没有技术没有特长,他不能吃苦,他过惯了养尊处优的优闲的生活,他是不可能去打工按点上班按点下班的,他既吃不了那个苦,他也不能正常地跟人相处,因为他负能量很重,很敏感多疑,很容易与人发生冲突。他除了在我这里做业务之外,他在别的地方也是不可能做业务的,因为别人没法接受他,他也没法跟人正常相处。他长年吃一种不知道是什么药,我怀疑是抗抑郁的药。我给不了他保证和承诺,所以他就不敢跟香港富婆分手,我因为对他感情陷得太深,我不能放下他,但我又接受不了他跟别的女人还有联系,有一段时间我非常痛苦矛盾纠结,我妈妈总是要我跟他分手,我又不舍得分手,于是我跟妈妈发生很大的冲突,我不得不离开妈妈自己租房子住,持续了半年的分分合合,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因为有另外一个男人撞入了我的生活。(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