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眼:通灵日记——看得见真相的男孩(3)

 

 

杰克日记:昨天晚上我又看见耶稣了,他站在我的床前对我温柔地微笑,他身上都是美丽的光茫,全都是金色、粉色、蓝色、绿色、黄色的光茫,就像我们看到的七色彩虹一样,美丽极了。他有着蓝色的眼睛,棕色的长发,他的笑容很甜美,我很高兴看到他,我希望他经常来看我,我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他了。

(杰克从小就有着第三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灵魂和身体发出的光或气,他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他一样看到这些东西,就像每个人都能用眼睛看到同样的东西一样,这样的认识让他经常陷入烦恼之中,每当他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告诉父母的时候,父母都不相信,但父母不会反对他,而是抱以包容的微笑,觉得这是小孩子的天真想像罢了,但稍后杰克能感觉到父母是不高兴和不耐烦的,这让杰克很痛苦。)

 

杰克日记:我不喜欢今天丽芬老师上的课,因为她的情绪很糟糕,很低落,她身上的光就像是一团雾一样让人不舒服,我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上课之前,妈妈曾经找她谈过一段时间的话,应该不止是“犯淫邪”这一回事。早上丽芬老师来我家的时候,我正靠在扶手旁,我看到妈妈跟丽芬老师打招呼,说有事情要跟她谈一谈,然后丽芬老师就跟着妈妈进了一间房间,她们在那间房间呆了一些时间。丽芬老师出来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她已经没法跟我们说早安了。在课堂上,空气一直很沉闷压抑,丽芬还在生气,蜜蕊(小姐姐)问丽芬老师为什么情绪这么低落(其实蜜蕊是知道的)?丽芬老师伤心地哭起来,她埋怨蜜蕊是一个捣蛋鬼,害她惹麻烦,她说她一生从来没有情绪这么糟糕过。看到丽芬老师伤心难过,我的心情很不好受,因为我看不得别人哭。

 

杰克日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问妈妈是不是她也经常看到耶稣?因为我在生日的那天,我看到耶稣来到我床边看我了。妈妈没有正面回答我,也没有否认我,而是说据她知道,耶稣不会在做礼拜的时候到一个小朋友家看望小朋友的。蜜蕊听到我的话,咯咯地笑起来,她笑我神经兮兮的,珍妮(仆人)也笑起来,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笑?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告诉我事实?我为妈妈不理解我而委屈,我为蜜蕊嘲笑我而生气。每当我告诉妈妈我看到的东西,妈妈总是这个态度,好像我在说谎话一样,她都是包容地笑笑,不肯定也不否定。

 

杰克日记:我和姐姐下午去上舞蹈课,我又看到教跳舞的甜心老师了,我很喜欢她,我希望我年纪大一些,我很希望看到甜心哭,我想像着她正在哭泣,而我拥抱着她,安慰着她,我经常是在这样的幻想中睡着的。姐姐知道我喜欢甜心,她嘲笑我,说傻瓜才会看得上甜心这样的人,她的衣着打扮很愚蠢,她的脚像香肠一样难看。我也嘲讽姐姐,说只有傻瓜才会喜欢那个牧师,那个牧师的脸长得像马脸一样,姐姐急忙否认,她说我乱说,她并没有爱上牧师。

 

杰克日记:我今天的情绪很低落,我和姐姐回家后,我们就到起居室跟妈妈聊天,那时候,我看到死去的威利叔叔正坐在爸爸常坐的座位上,他还对我们微笑呢。这时,爸爸下班回家了,爸爸亲过所有人,然后爸爸准备坐到他的位置,我大叫起来:爸爸不要坐那里,威利叔叔正坐在那里呢。妈妈无耐地摇摇头:我真不知道该对这孩子说些什么好。爸爸也很不高兴:孩子,你在说些什么呀?威利叔叔已经去世两年了,怎么可能坐在这里呢?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呢?然后爸爸让姐姐把我带到楼上去,我对姐姐生气地说:难道你没看到威利叔叔正坐在爸爸坐的位置上吗?姐姐说:当然没看到啦,你这个可怕的小骗子。我觉得很委屈,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我很痛苦。

当我上床后,妈妈像往常一样上楼来抱我一下,但这次妈妈很严肃地告诉我,威利叔叔明明已经去世了,却编造故事说他还的调皮小男孩是无法上天堂的,妈妈要我向她保证,以后再也不要说这种荒唐的话。我委屈得哭了起来,我告诉妈妈,我不是在编故事,我是实实在在看到威利叔叔了,如果我明明看到却说谎假装说没看到,我才不是一个诚实的好孩子。妈妈听了我的话,她望着我好长时间没有说话,然后她长长地叹一口气:喔,那就好。妈妈没有抱我就离开了,我好伤心难过,我难过得哭起来了,我恨不得立即死掉。

然而正在我伤心哭泣的时候,我又看见耶稣了,耶稣全身发光,他笑得很甜美,温和地对我说:原谅他们吧,孩子,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并不知道。听到耶稣这样安慰我,我又快乐起来了,我准备睡着的时候,我听到耶稣对我说:愿你平安。我在耶稣的祝福声中睡着了。

第二天妈妈不怎么跟我说话,好像不爱我了一样,我劝自己不要太在乎这件事情,只要耶稣还爱我就行了,耶稣很包容我,有耶稣对我的爱和包容,我就放心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