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因为他看到的世界跟你不同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意思就是指有高修养的人,他们只干实事,不与人争论。庄子一生经常与人辩论,但是他却说:大辩不辩。意思是辩论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辩。对待有些人,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方法。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是一种无谓的消耗。

每个人的心理素质处在不同的高度上,通过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他们看到的世界完全不同,然后情绪感受也完全不同。一位心理障碍患者在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他说:“通过心理治疗,我发现我的心理确实是有问题,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我为了不被人欺负和嘲笑,故意变得很凶很凶。尽管我的左下肢残疾,如果真的要打起架来,我未必能打得过别人,但是我与人发生冲突起来是不要命的那种,我抓到什么东西就拿什么东西来打。别人吵架会互相扔小石头,而我会抓起大石头扔对方。正因为我很凶很凶,所以没有人敢欺负我。我发现同样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但我总是会往最坏的方面去想。有一次放学的时候,学校有劳动课,我弟弟挑着很轻的担子走路,一群调皮的男孩子跟我弟弟开玩笑,他们把自己的书包全部挂在我弟弟的担子上,我弟弟完全不会生气,跟他们一起嘻嘻哈哈地打闹,但是我看见了我非常愤怒,我觉得这群人在欺负我的弟弟,我冲上去把他们挂在我弟弟担子上的书包全部扔到地上。他们个个都害怕我,各自捡起自己的书包灰溜溜地逃走了。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一群孩子在一起互相辩论,互相争吵,互相开玩笑贬低对方,其实是闹着玩的,但我无法接受,如果我的家人在其中,我会认为别人在恶意欺负我的家人,然后我就会出手帮助自己的家人。”

和不同层次的人争辩,是一种无谓的消耗。他从未去过你到过的地方,不知道你读过的书,不认识你遇见的人,他没有体验过你经历过的事情,他不能理解你,他认为你莫名其妙,他认为你不可理喻,甚至认为你神经病,你跟他争论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浪费时间。

患心理疾病的人经常说:“我宁愿我得的是身体上的疾病,因为身体上的疾病家人能看得到,然后关心我照顾我,但是我患心理疾病的时候,不但得不到理解关心,还总是被他们责骂。外面的人不理解也就罢了,连最亲的人都不理解,甚至还会冤枉我,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下面这个故事中一位患有心理疾病的21岁的男大学生被父亲强行送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他内心该是怎样的痛苦。

求助者(一位母亲):老师,早上好!我有事想请教你下,我儿子(21岁大学生)被他爸强制拉去康宁医院住院10天了,但他10天时间都在病床上躺,帮他打针后,没力,下不了床,也还不会开口说话,他也不配合医生,拿药和打针要求医生给他看说明,看会不会对他身体有害。医生说打针吃药是帮我儿子娇正行为,现在医生诊断也是阿斯伯格综合症。

这2天又感冒,发热39度,不肯吃药打针,你能帮我提点宝贵建议吗?搞得我很烦,本来6月15号要到学校参加考试的。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我不认为在康宁医院吃药打针对他会有什么帮助,他的问题是严重缺爱和缺乏安全感导致的人格退缩行为,退缩到婴儿的状态,希望父母尊重他理解他重视他关心他鼓励他,把他当一岁左右的还没会说话的婴儿对待。当他得到充分的爱与安全感之后,他才愿意逐渐成长起来,然后开口学话。参不参加考试都不重要的了。

求助者:好的,谢谢老师!现说到去你们机构或是什么医院他不肯去,老吵着要出院,去学校就愿意。

心理咨询师:目的心理治疗的时机还没到,他潜意识想得到的最重要的心理需求还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他是不会主动接受心理治疗的。

他的潜意识在想:“我知道我患有强迫症,我知道我跟常人不同,我知道我需要接受心理治疗来解决我的强迫症问题。但我目前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我之所以出现强迫症,是因为我童年的时候受到很多很多不公平不公正的对待,爸爸妈妈关心我理解我太少太少,他们欠我的。我通过强迫症的方式来告诉他们,他们欠我的东西必须还给我(我幼年童年缺失的东西他们必须给我弥补,比如像那些健康和谐的家庭的父母对待自己还处在幼年童年时期的孩子的方式那样来对待我)。

他们不把欠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就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他们不理解我或伤害我的程度越重,我就越像小孩子一样不愿意长大,我甚至还会像一岁以下还没学会说话的孩子一样。我的心里话我是不会跟父母说的,因为说出来我会没面子的,希望父母自己去好好解读。你们以为强行把我送到康宁医院我就会愿意配合治疗,然后就能把我的心理障碍治疗好,太幼稚太可笑太愚蠢了。”

求助者:好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