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强迫症和赤面恐惧症是怎么产生的?

一位42岁的女子自述;我曾经患上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和强迫症,但如今我的心理问题都治疗好了。我的强迫症表现为:只要我呆在有异性的地方,我的潜意识就会自动地寻找一位男士来纠结,很害怕他误会我会喜欢他,很害怕他的妻子或女朋友会因此讨厌我,我在意识上明明知道不会发生,但潜意识就是控制不住地会这样想。我越想控制自己不要这样想,但潜意识就越是要这样想。只要我内心这样想,我就会紧张不安不自然,一紧张我就会脸红,脸红之后我就害怕别人看到我脸红,然后我就更加紧张。于是只能想办法逃避与人交往,但总是逃避与人交往我会活得很痛苦很压抑,同时也对我的工作产生严重的影响。通过心理治疗之后,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强迫症状了。

我这个强迫症是从大学的时候开始的,我是读医科大学的,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有一个男带教老师很慈祥,很有风度,我很喜欢他,我仅仅是喜欢他而已,但我很害怕他误会我爱上他,我害怕同学误会我爱上这个老师,害怕同学误会我是一个喜欢勾引男人的坏女人。我极力控制这些想法,但我越控制,这种联想就越强烈,不断恶性循环。后来我这种心理泛化到别的男性身上,再后来泛化到所有的男性身上。比如我坐在地铁上,身边有很多的异性,我的潜意识会自动地从身边这些异性中挑选一个来纠结,我害怕他误会我会喜欢他,害怕他身边的女朋友或妻子误会我勾引她男人,然后会骂我是一个坏女人。

对于心理健康的女性或男性来说,他们可以坦然地接受自己喜欢某个异性,甚至可以坦然地接受自己爱上某个异性,但为什么我想到这个问题会非常紧张害怕恐惧呢?这跟我的原生家庭有关系。我上到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害怕我会爱上爸爸,我的妈妈认为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认为我抢了她的男人——我的爸爸。妈妈持续三年时间都用怨恨嫉妒的眼光看我,妈妈还因此打过我,她抓起我的头发用力往墙壁上撞,我的头被撞起一个大包。直到我读大学之后,妈妈才没有用怨恨的眼光看我,因为父母离婚了,我不跟爸爸住在一起了。我跟父亲的关系清清白白,父亲甚至从来没有拍过我的肩膀,父亲甚至从来没有拉过我的手,妈妈为什么要凭白无故地冤枉自己的女儿呢?说来话长。

我是家中的老三,上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哥哥是中间的。在我上高中之前,我一直很讨厌很排斥我的父亲,我们家三个孩子都站在妈妈一边对抗爸爸,特别是哥哥,哥哥跟爸爸简直就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姐姐比我大四岁,姐姐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在准备去上大学的时候,姐姐跟父亲吵架了,父亲发脾气说不供姐姐读大学,姐姐的脾气也很犟,真的就不读大学了,然后到很远的地方打工,与父亲形同陌路人。我的父亲是一个很要面子的男人,姐姐不读大学让他感觉很没面子。我哥哥成绩不好,对考大学没有信心,初中毕业直接读中专。我爸爸对哥哥很失望,自从我考上重点高中之后,爸爸开始重视我了,他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能考上重点大学给他争光。当我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爸爸很高兴,特地跑到很远的地方为我买一个很漂亮很高级的书包,连姐姐都嫉妒我,要知道,爸爸过去一直是对我不闻不问的,好像我们不是他的儿女一样。

在高中上晚自习的时候,爸爸害怕我一个人走夜路回家不安全,到了下晚自习的时间,就骑单车到学校接我回家。其实下晚自习后到学校接孩子回家的家长很多,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对我来说既温暧又感觉很尴尬,因为我一直不习惯跟父亲这么近距离接受,我跟他几乎没什么话说。渐渐地,我对爸爸的看法和态度变了,我开始亲近爸爸了,我开始重新审视爸爸和妈妈的关系,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妈妈身上的缺点很多,妈妈怨妇心理很重,总是以受害者自居,觉得我爸爸是一个大坏蛋,把她一辈子害惨了。尽管妈妈对爸爸怨气冲天,但她从来不提离婚,反倒是我爸爸提离婚。我跟爸爸的距离变近了,跟妈妈的距离变远了,同时我发现妈妈看我的眼神变了。妈妈虽然没说什么,但我分明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羡慕嫉妒恨,她的眼神似乎在说:“这个小狐狸精,究竟用什么手段勾引我的男人?她过去可是坚定地站在我一边对抗她的爸爸的,如今却反过来了,跟她爸爸走到一起了。到底是她勾引这个男人?还是这个男人在勾引她?虽然她是我的女儿,但是我恨她。”

妈妈的眼神像一支支利箭,直刺我的心灵,我的心被刺得鲜血淋漓,很痛很痛。我对妈妈的感情很复杂,我既恨她,同时又很自责。恨她是因为她凭白无故冤枉我跟爸爸的关系,认为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她嘴巴上又没说什么,我想辩解又无从辩解,这种憋屈的感觉很难受。自责是因为我感觉自己似乎背叛了妈妈。我过去可是妈妈忠实的盟友,跟她同心协力对付敌人——我的爸爸。如今我变了,在我眼里,爸爸身上的缺点少了,优点多了,而妈妈身上的优点越来越少,缺点越来越多,妈妈身上的缺点更加不可原谅。我的潜意识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我的理智又不认为我是个坏人,我的内心非常矛盾纠结。这种矛盾纠结让我看书学习的效率很低很低,记忆力也变差了,于是我对未来很担忧,害怕考不上大学。到了高三的时候,我出现了强迫思维,我的头脑中总是冒出父女乱伦的事情,我很讨厌这种想法,但我越排斥这种想法,这种想法就越强烈,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有时我甚至分不清究竟是我的想像还是现实,我甚至害怕跟父亲已经发生了乱伦的事情,但我经始终还有理性,我的理性告诉我,一切都是我胡思乱想导致的。有这种强迫思维还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事情是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一个人独立承受。

尽管心理问题对我影响很大,但因为我的基础很扎实,我非常勤奋,我还是考上重点大学。考上大学之后,心理上的压力突然大幅减少了,高中时候的那些强迫思维于是暂时消失了,后来上大学之后又出现别的症状。(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