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信任,你们就算对他再好,他都认为是假的

求助者(一位22岁男大学生的妈妈):今天晚上他爸整理(房间)了,他以为他爸把他的东西拿到垃圾桶去丢,其实没有,他就下楼去捡了好几袋垃圾上来,这是什么心理?是不是有问题了?要不要送医院?请老师帮我们一下。

心理咨询师:送医院没用,还是安全感太差的原因。他可能很害怕不能正常毕业,害怕不能正常毕业会很惨。多理解他,多关心他,多尊重他,这是最好的药。

求助者:不是,是在自己家里哦,起因是,吃饭用锅铲来吃。他爸去他房间整理,就说他的东西少了,去楼下捡了人家丢的垃圾拿上来了,是不是发神经?

心理咨询师:一定有他的理由的,可以问他:“你用锅铲来吃饭一定有一些好处,是什么好处呢?说说看。”

求助者:我们做父母亲的很无奈,不知怎么办好。他弟问他,他就说不怕。他弟跟他说:爸妈为了你多包容你啊,多爱你啊,他说不是。

心理咨询师:他爸去他房间整理东西应该经过他的同意,因为那是他的私人地盘,不经他的同意就是不尊重他,他自然会生气啦。

求助者:那他这种是什么心理?好像没人性一样了,无法与人生活了。上电梯又老在电梯口和里面磨脚,老是给管理处的人说,家长怎么办?影响其他住户。

心理咨询师:儿子的心在说:“我的房间是我的个人空间,是我的地盘,这个房间的东西是属于我的,进到我的房间整理东西必须经过我的同意,不可以乱扔我的东西。你们敢扔我的东西,我就跟你们唱反调,我会捡更多的东西回来。”你得把他当三岁小孩一样宠着、哄着,不能当20岁的男生一样批评。

求助者:那所有的胶袋和果皮全乱七八糟放在房间里,清理的时候是得不到他的同意,那这样我们后半辈子会倒在他手了,没法跟他生活下去。

心理咨询师:凡是他喜欢做的事情,都不要直接反对,但可以像哄小孩一样哄他。

求助者:哦,那会发臭怎么办?如单独两父子在会打起来,后果不知如何。

心理咨询师:如果耐心爱心不够,这个孩子就彻底报废了,住院吃药没用的。

求助者:他爸说当没生(过这个孩子)了,他说又准备送回医院去。

心理咨询师:要学会哄,你们哄他的技术要提升。

求助者:那现在也麻烦,每天拿着手机,一天24小时都拿着手机,又不洗头和身,有什么吃什么,没有就不吃,那等于自理能力都没有了,他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心理咨询师:送医院没用,要送就送到军事训练营,专门针对问题少年的训练营。

求助者:我们以后要怎么样面对他?那你知道哪里有?帮我们介绍下好吗?

心理咨询师:可以通过一些强制的办法改造他的不良习惯,但执行者不能是父母。

求助者:那最好找谁来帮助?

心理咨询师:你在网上查找一下,但如今疫情严重,暂时应该没有,两个月后再看吧。

求助者:好的,麻烦老师帮我找下,你比较懂,谢谢!

心理咨询师:对他要一手硬,一手软。但父母不能对他来硬的,因为他极度需要父母的爱和支持。他跟父亲的关系糟糕了,所以问题严重了。

求助者:那就只得让他自生自灭,今天可能他弟都给他爸吓到了,哭了。

心理咨询师:你们找一个人冒充小区物业管理人员之类的,定期到家里检查卫生,如果卫生状况太糟,就威胁要送他到专门的学校接受强制训练。外面的人扮坏人威胁他,但你们扮好人安抚他。

求助者:这样会对小心灵有影响吗?但他对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也不怕,老是说不会的,没有人是他怕的,就是一条筋。好,那过年后我们试试看了。

心理咨询师:找好学校之后才这样做。如果他太过份,直接让几个人把他绑去接受强制训练。但父母始终得扮演安抚他的好人。

求助者:好的,最怕那学校又不肯配合我们,那又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有专门的军训学校的,你们得花钱请人的。

求助者:哦,那也跟医院治法差不多的吗?

心理咨询师:不吃药的,像学校一样的。

求助者:哦,那这种一般的人都没有那种耐心对付得住他,我们都很无能了,对他失去信心了。

心理咨询师:这种学校专门训练那些自私懒惰无情及各种不良行为习惯的。

求助者:哦,那老师帮我找一下,到时看看行不行,你比较懂。

心理咨询师:深圳都没有,外地才有。

求助者:哦,那让他去也很麻烦,他又不肯上车,一般每天呆在房间里看手机,天黑了也不开灯。

心理咨询师:不是直接绑他去,得先礼后兵,目的不是让他去,而是让他收敛自己的行为。如果他拒绝改进,威胁才会步步升级,最后不得已才强行捆绑去。

求助者:这种说不通的。

心理咨询师:对待他既要会来硬的,也要会来软的,但硬的让别人做实施,软的你们父母来做。

求助者:他对父母亲和家人都不相信,我们煮的饭菜他又要开水洗过来吃。

心理咨询师:他连你们都不信任了,觉得你们想害死他,说明你们之前的做法错了。毁掉信任很容易,但建立信任不容易的。就像砍树很容易,但把一棵树栽大很不容易的。

求助者:就是前年我们把药放菜里,去年开始他就不喝汤了,那饭和菜都用开水泡过再吃了,或是他自己动手了。

心理咨询师:对呀,你们的任何做法得充分考虑后果才能做的,你们之前做错一些事情了,把他对你们的信任全毁坏了。

求助者:那现在我们要怎么样再能使他信任?

心理咨询师:重建信任确实很难了。

求助者:那就没办法,由他了,不管他了。

心理咨询师:想让他重新信任你们,得非常非常诚恳地把之前你们做错事情的动机向他坦白。信任再建是很难的。

求助者:哦,那既然这样了,那我们也无能为力了,由他了,只得放弃了。

心理咨询师:没有了信任,你们就算对他再好,他都认为是假的。

求助者:这样的行为使人看上去就是神经病无二样了,我们家长也很无奈。

心理咨询师:他是神经病,不是精神分裂症。

求助者:那神经病就是没药可救的了,那不是跟精神分裂一样的吗?

心理咨询师:他对父母都不信任了,没有爱了,很难啊。

求助者:所以使得家长很无奈,只得让他流浪去了,由他了。

心理咨询师:爱是基础,没有爱的基础,基本上没救了。

求助者:那最终结局也就是这样的结果了。

心理咨询师:只能让他更苦,更惨,惨到不能再惨,然后再对他关爱关心,才会有希望。

求助者:没法了,谢谢老师的建议!这种人得不到人家对他的爱,老是自我为中心,听不进人家对他的劝告,就难了,没人让他怕的。

心理咨询师:是啊,顺其自然了。

求助者:只得靠他自己了,家长也无能为力了,付出得不到收获,心凉了。

心理咨询师:理解。

求助者:只有你老师理解我,现实生活中还很多人不理解我们,所以生活起来很难过,面对这样的孩子很无奈。

心理咨询师:是啊,他爸爸也曾经够耐心的了。想改变他。有一个办法,把你们的房子卖掉,然后租房子住,给他单独租一间很小很小的。骗他说你们欠别人很多钱,得卖房子还债。

求助者:我也是这样想,但也没法改变他,像学校那边一样,就是那个行为,改不了。

心理咨询师:至少你们不受他影响了,然后时不时关心一下他,就行了。当他有自由的不受人干涉的空间,同时又感受到爱的时候,他也会渐渐好起来的。

求助者:开学了可能他又会去学校去的,由他了,看破他了。

心理咨询师:由他吧,别干涉他的自由。

求助者:只有这样了,老师,谢谢!

心理咨询师:(微笑)

 

 

评论:上面这个男大学生在自己家里如果吃父母煮的饭菜,一定要用水清洗过才会吃,否则就不吃,他这样做的心理动机是这样的:“我现在已经完全不信任我的父母了,我感觉父母非常嫌弃我,非常讨厌我,我觉得他们巴得不我死掉,然后他们就省心了。我怀疑他们在饭菜里放毒,让我慢慢中毒而死。我死了之后,他们就解脱了。我这样怀疑他们是有道理的,不是我过度敏感的原因,过去父母曾经在我吃的饭菜里放一种药物,我怀疑是毒药,我当时吃的时候,明显地感觉不对劲,感觉饭菜有一种怪味,然后我就质问他们,他们承认在我的饭菜中放东西了,但他们说是医院开的药,绝对不是毒药,是为了帮助我调节情绪的。我更愿意相信他们给我下的是毒药,因为我从他们的表情和眼神里知道,他们非常讨厌我,希望我尽早死掉,然后他们就省心和清静了。他们只拥有弟弟一个儿子就够了,在他们看来,我是多余的,我是一个麻烦制造者。
父母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我觉得很不公平,他们只看到我现在这个结果,而不知道造成我现在的结果背后是什么原因。我承认我有心理问题,我承认我的心理问题很严重,但这一切都是我父母造成的。他们把我害成这样,他们理所当然要承担全部责任。我对他们的要求不高,我希望他们尊重我,理解我,信任我,不要总是干涉我,不要强行改造我的价值观和价值规则。我有搜集东西的习惯,我把很多我认为有用的东西都放在我的房间里,不管是用处大的东西,还是用处小的东西,我都不舍得扔掉,哪怕感觉有一点臭,我也要留着。但是我爸爸经常不尊重我,擅自进到我的房间进行清理整理,把我认为有用的一些东西当垃圾扔掉,我觉得很愤怒。你认为那些东西没有用,但是我认为有用呀。我房间的东西是我的私人物品,我不能接受别人乱动乱扔我的私人物品,哪怕这个人是我的父母,我也不接受。哪怕他的动机是为我好,我也不接受。试想想,如果我进到父母的房间,把他们认为有用的一些东西当垃圾一样扔掉,他们是不是也会很生气?我承认我是很邋遢,我承认我不像别人一样爱干净,我承认我的生活习惯跟别人不同,但这能怪我吗?不管我走到哪里,不管我多么努力想跟别人搞好关系,但别人总是嫌弃我,总是欺负和排斥我。我已经不再想讨好任何人了,既然你们嫌我臭,嫌我是垃圾,那么我就故意让自己变臭,故意把自己当垃圾,我就是要跟你们唱反调。否则我的内心就不平衡。”

这个男大学生的心理问题是父母造成的,早在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了,但父母从来不关心不过问,以为儿子天生就是这种孤癖的不爱说话不爱与人相处交流的人。读到大学的时候,儿子完全不能融入集体中,父母才意识到儿子的心理出了严重的问题。父母对待儿子的态度和方式方法不能很好地调整和改善,却过度改造儿子。儿子与父母的关系非常糟糕,儿子在学校与同学和老师的关系矛盾重重,方方面面的压力像重重大山一样压在这个男生身上,最后这个男生的心理越来越变态,越来越扭曲,最后父母彻底放弃了。

在亲子关系中,父母舍得花钱让儿子接受心理治疗,而不舍得花钱让自己接受系统的心理辅导。他们指望心理医生去改造他们的儿子,让他们的儿子扭曲的心灵恢复正常。如果这个儿子是主动接受心理治疗的,这很好解决。如果这个儿子不愿意接受心理治疗,则需要通过改变父母来影响儿子,即父母接受系统的心理辅导,让父母成为非常懂得尊重儿子的、非常会理解儿子的、跟儿子相处交流的时候很有智慧及很能影响儿子的人,然后这个心理扭曲的儿子才会慢慢恢复正常。要让父母能够比较有智慧地跟儿子交流互动,父母至少需要接受三四十个小时的心理辅导,但一般的父母接受两三个小时的辅导之后,就不愿意继续学习了,因为不舍得把钱花在自己身上。

跟严重心理障碍的人相处互动,把握好分寸非常重要。对儿子太宽松,无法把儿子扭曲的心理纠正。对儿子太生硬,又容易让儿子本已扭曲的心理变得更加扭曲。什么时候该硬,该硬的时候用几分硬。什么时候该软,该软的时候用几分软,都是很有学问很有智慧的,需要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变通的,没有绝对的标准的,对人的心理了解得不全面不透彻,是很难操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