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别人也不会伤害你

求助者(18岁女生):他说过我跟他会有很多以后,原来只是一瞬间。真希望我跟他再现实能够见一面,哪怕不打招呼,擦肩而过。他其实就是我的一个梦,现在我要醒了,我要回到现实中了,去面对我曾经不敢面对的事。

心理咨询师:是的。

求助者:我不会再害怕了,所以我还会有那么一点点想要逃避那个想法,但是我会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去理它。我很纳闷,为啥我不能直视我大伯呢?我不敢正面面对他说话,我讨厌他的视线落到我身上,我就会很害怕。

心理咨询师:当他是陌生人一样尊重。

求助者:嗯,这样都正常吗?

心理咨询师:全是你的心理作怪,人家内心平静自然,你只是他的侄女而已。

求助者:到了他那种年纪还没有结婚,没有工作,又没有文化,人格能正常吗?

心理咨询师:他不正常,但不可能打你的主意,这不现实。

求助者:为啥呢?电视里面有过这种人,我曾经从小说里面看到这种人的存在。

心理咨询师:有也没什么,他没那个胆,有那个胆也不会害你的。

求助者:真的吗?因为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心理咨询师:不必害怕的,你是成年人了,你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别人也不会伤害你。

求助者:他要是敢怎么做,我爸妈,还有我很多亲人不会放过他的,我真的能够保护好自己吗?

心理咨询师:你把人想坏了,真实的他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求助者:喔,知道了,我会努力的。你可以给我布置一下我要怎么去努力让自己不害怕的作业吗?

心理咨询师:你是成年人了,你完全可以保护自己。另外你把大伯想得太坏了,大伯再坏也不会打侄女的主意的呀。

求助者:哦,我懂了。

 

求助者: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清楚,为啥我见到我大伯会觉得脸热,不敢看他呢?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心理咨询师:你不敢见的人就是喜欢他吗?不一定呀。

求助者:喔,可是我脸为啥会热?

心理咨询师:你内心有“鬼”,害怕对方知道。

求助者:那个鬼是那个想法吗?

心理咨询师:是的。

求助者:我想要问我曾经叫澳门那个人拉黑我,他曾经删了我,但是我主动加回他了,这些是因为我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普通的朋友了,对吗?不再影响他的心情了,对吗?

心理咨询师:是的。

求助者:所以他才不会拉黑我,不会删了我。

心理咨询师:是的。

求助者:我有点不服输,竟然这样,我为何在意他?

心理咨询师:在意正常呀,毕竟他曾经给你带来很多快乐呀。

求助者:但是他不在意我了,不是吗?

心理咨询师:是的,因为他心灵世界比你宽。

求助者:那我要努力,努力做到心灵比他还要宽,他做到的,我也能。

心理咨询师:可以呀。

求助者:我感情输给他,但是其他的不能输给他。姐姐,你说他会不会想起我?

心理咨询师:想得少。

求助者:但是凭什么他要想起我啊?我只是一个虚拟的。

心理咨询师:作为曾经的亲密朋友,想起正常呀。

求助者:亲密过吗?

心理咨询师:你知道。

求助者:嗯,我知道我以后要找什么样的人过了。

心理咨询师:那就好。

求助者:我要向你报告,我现在见到我大伯,不会想以前那样想要生气,但是还是有点害怕,不敢面对,甚至有时候会不想见到我大伯,是不是有点点进步了呢?

心理咨询师:这也正常的,少见就行了,有进步。

求助者:现在就算我不干活,我也很少想起这个想法。要多夸我,这样我才会自信点。

心理咨询师:有进步,祝贺!

求助者:嘻嘻,还有我没有失眠。

心理咨询师:好啊,心态更好了。

求助者:那是必须的,但是每天都是没事做,特别的无聊。

心理咨询师:多看书吧,劳动也行。

求助者:静不下心。

心理咨询师:多些娱乐吧。

求助者:娱乐可以指玩游戏吗?不是很懂娱乐这个词。

心理咨询师:多种多样的,与人一起玩乐或打球也是娱乐呀。

求助者:喔。我现在在写有关我跟他的小说,但是真的不要跟他看吗?

心理咨询师:不要给他看。他担心你传出去。

求助者:为啥他在意这个?

心理咨询师:人都会这样的。

求助者:那我写来干嘛呢,罢了。

心理咨询师:你自己看就行了。

求助者:不写了,记忆才是最美的,写别的。特别舍不得放下他,但是不放下我又能如何呢,所以我只能放下他。

心理咨询师:是的。

求助者:我说我还是有点想追回他,但是你不会同意我这个做法,所以我会努力的放下他。

 

 

当一个人无意中种下某个思想的种子后,如果经常关注这个种子,相当于经常给这个种子浇水施肥,然后这颗种子就会渐渐发芽成长起来,长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严重占据你的心灵,让你痛苦不堪。

上面这位女孩是一个残疾女孩,她小的时候偶然地无意地冒出一个想法:“大伯这么大都结不了婚,我是一个残疾人,我也很难嫁人,何不跟大伯凑合着过一辈子?”后来她很排斥这个想法,然而她越排斥这个想法,相当于越被动关注这个想法。不管是主动过度关注,还是被动过度关注,导致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个想法在头脑中的份量越来越大。每当她心灵中冒出这个想法,她的理智就很排斥这个想法,内心有两个自己在激烈地斗争冲突。内心冲突越严重,人就越紧张。紧张的时候,就能通过表情眼神或肢体动作表现出来,别人扫一眼就能捕捉到这个信息。人都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紧张不安的一面,于是就不敢与人目光对视,害怕别人从眼睛这个心灵窗口看到心灵中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