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天后”梅艳芳与赵文卓曾经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姐弟恋”

梅艳芳在她人生最美好的年华,苦苦地寻找爱情没有结果,就在她几乎不抱任何幻想的时候,爱情却与她不期而遇。1995年,一段闹得沸沸扬扬的恋情把三十二岁的梅艳芳又推到了风口浪尖。这是一场不被很多人看好的“姐弟恋”。一年之后,这个刻骨铭心的爱情就夭折了,此后,梅艳芳连续八年不敢再涉足“爱河”,她的心渐渐地死去,但她的心又永远地不甘。这场“姐弟恋”的男主角就是赵文卓,那一年,梅姐32岁,赵文卓23岁。

赵文卓,男,1972年4月10日出生,哈尔滨人,从小对运动有浓厚兴趣,自幼从师学习武术,擅长剑、枪和拳术。1990年考进北京体育学院武术系接受武术训练。1992年签约电影工作室担任演员,第一部主演的电影是《黄飞鸿之四:狮王争霸》,1992年曾在徐克导演的《青蛇》中扮演法海。

1995年,赵文卓被香港导演元奎从北京体育学院武术系选拔演员时选中,在导演的新武打戏中和李连杰配戏。

其实赵文卓在大学时就知道了梅艳芳,那时宿舍里有一个广东的同学,这位同学播放梅艳芳的歌《将冰山劈开》,赵文卓特别爱听。

初到香港的赵文卓首先得到了同是从大陆到香港发展的李连杰的照顾,他当起了赵文卓的领路人。

但从北方到南方这样一种巨大的地域转换,让赵文卓很不适应,尤其是香港娱乐圈的演员大都不会讲普通话,他和他们的沟通存在很大的障碍。而他对南方的气候、饮食也不太适应。即使想要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看电视,也很没意思,许多电视节目都是一些明星的八卦绯闻,而说的又是叽叽喳喳的广东话。这个北方的豪爽汉子对香港的生活感到格外陌生。

李连杰等一些娱乐圈的朋友不想看着初来乍到的赵文卓落落寡合,他们就在闲暇时候约他一起泡吧或者去卡拉OK,但愈是在这种热闹的场合,不能有效交流的他就感到更加孤独和痛苦,渐渐地,他连这种场合也不愿去了,而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看书,打发自己的无聊时间。

但有一个地方是赵文卓十分感兴趣的,那就是健身房。他无处可去,便想到去搞运动。可当他去公共场所练功的时候,总是引来大批的人围观,甚至有不少喜欢武术的人纠缠着拜他为师。于是他就向圈内人打听哪里有合适的健身场所,和他配戏又同是从内地出道的李连杰师兄自是当仁不让,把他带到了他常去的健身房。

就是在那里,他遇到了张国荣。张国荣看他身手不凡,便对他说:“我有一个朋友想要找一个健身教练,你可以帮忙吗?”看到圈内的大牌这么客气地征求自己的意见,刚进入娱乐圈的新人赵文卓自然有点受宠若惊,他几乎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他们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等到见面时,赵文卓真正吃了一惊,原来让他当健身教练的竟然是歌坛大姐大梅艳芳,他激动万分,甚至有点手足无措,但梅艳芳十分随和,对于新人完全没有任何架子。她仔细地问赵文卓的情况,又问他在香港生活惯不惯。赵文卓直言相告,自己长这么大,一直生活在北方,到南方来生活,这是第一次。在香港,他真的很不习惯,听不懂广东话,吃不惯这里的饮食,尤其不习惯和娱乐圈交往,因为他既不会抽烟,又不会喝酒,娱乐圈的一些新朋友好心请他出去散心,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一般。

梅艳芳被这个纯朴的北方小伙子逗得哈哈大笑,十分豪爽地表示,如果赵文卓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直接找她好了。后来张国荣就曾向赵文卓介绍,香港有两个大哥,一个是成龙,一个便是梅艳芳,你不必把她当女人。

赵文卓听了还十分不以为然,她本来就是个女人嘛,干吗不把她当女人?张国荣就再给他介绍梅艳芳的情况。说:“我给你讲,如果要得到梅姐的喜欢,拼命向她借钱就行,你借的越多,她就越高兴。”

张国荣的这段话倒不是空穴来风。梅艳芳就是看不得朋友有什么难处,只要别人向她开口借钱,她总是不说二话。时间一长,圈子里都知道她是最容易借到钱的,所以不少人都向她伸手。借的人太多了,她也记不住,甚至根本就没有认真去记。结果,人家还钱,她还吃惊地问:“真的吗?你向我借过钱?你自己想清楚,可别记错了。”于是,圈内的朋友就相互传说,如果你想借钱不还的话,找梅艳芳好了。

赵文卓听到这里,对梅艳芳的好感更加深了一层。她一个女人,竟然如此仗义疏财,甚至是义薄云天,让他觉得十分佩服。随着健身房里的更多接触,他对这个歌坛天后的认识越来越深,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也十分快乐。

但随着电影的完工,他就从香港回到了北京继续自己的学业,回到北京以后,他十分怀念在香港度过的时光,尤其是几乎每天相伴的梅艳芳更是在他心里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

他开始盼望着还有机会到香港。正在他日思夜盼之际,新的机会又来了,原来他和李连杰合拍的那部电影引起了香港观众的极大关注,尤其是少女观众,简直到了为这个有着英俊面孔的武打新星着迷的地步,香港明星制造工厂自然不会放过新的造星机会。赵文卓再一次来到香港拍戏。

赵文卓与梅艳芳有了更深的接触,不过最初的时候,谁也没敢想过两个人之间会发生爱情。两个人的年龄差距太大,何况当时的梅艳芳成就已经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而赵文卓不过是刚刚出道,对于香港娱乐圈还缺乏起码的了解。他只知道他喜欢上了梅艳芳,一天不见她就觉得十分难受。

他开始向梅艳芳表白,但梅艳芳总是一笑了之,她不太把握这个北方大男孩是否真的爱上了自己。但赵文卓内心深处是真的爱上了她,他仔细欣赏了她主演的所有电影和她出的所有的唱片。

他深切地感受到梅艳芳的舞台魅力实在是太大了。迄今为止,他还从没见过哪一个华人歌星有着如此之大的可塑性,即使是同一首歌,她在不同的地方演唱,竟然也是不同的风格。她在舞台上一边表演一边唱歌,劲歌热舞,魅力四射。他相信她在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是一座高峰,几乎无人能及。

他还认为梅艳芳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只要登上舞台,她的光彩就瞬间迸发出来,她在舞台上的缤纷艳丽简直可以眩伤人的眼睛。而到了台下,她就变成了与其他女人毫无两样的弱女子,她也会流泪,也会有极度脆弱的时刻。她是舞台上的强者,却又是生活中的弱者,正是这种感受激发了赵文卓的保护欲望,他只想真诚地对待他的爱人,却不曾想周围的议论已经如潮水般向他涌来。

关于他想靠梅艳芳出位的报道一篇接一篇地炮制出来,有人说梅艳芳一贯喜欢年轻英俊型的帅男,说她是老牛吃嫩草……看到这些报道赵文卓的心里很不好受,一个刚刚恋爱的男孩子难道因为他爱上的是一个比他强的女人就该承受别人的恶毒攻击吗?他感到十分痛苦,本来话就不太多的他变得更加沉默了。看在眼里的梅艳芳就安慰他说,香港媒体就是这样,他们这么说你,还是轻的,你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说我的,说我纹身吸毒,甚至还说我和别人未婚先孕,难听的话多了,我不也承受过来了。要想在这个圈子里立足,就必须变得钢铁不入才行。听到爱人这样说,赵文卓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但后来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赵文卓的选择,他终于无法坚持下去了。有人问梅艳芳和赵文卓在为人处世上分歧在哪时,梅艳芳说:“当时他虽然年纪轻,但思想其实很成熟,那时他刚来香港还没多久,他不喜欢过夜生活,烟酒不沾,而我在这圈子呆久了,看任何问题都很悲观。有一次,一个朋友无意间和文卓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和阿梅结婚?他说,以我现在的基础哪有能力养家,对方说,没关系呀,反正梅艳芳有很多钱嘛,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他,虽然他一直没有和我提,但我知道他真的很介意!”

他们分手的导火索正是梅艳芳描述的这件事。本来,如果只有媒体的胡说八道,赵文卓可以承受下去,即使媒体再“八婆”,也不过是猜测,但他怎么也料想不到的是身边的朋友竟然也持同样的看法,也认为他之所以和阿梅交往不过是贪图她的钱财。作为一个典型的北方汉子,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当晚,这个坚毅的北方男孩子哭了,他要结束这段感情,凭借自己的努力打拼出一方新天地。整整一年,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涌上心头,也有一些争吵,但更多的是甜蜜和开心,但这一切都将划上一个句号了。

他向梅艳芳提出了分手,对于这个结果,梅艳芳十分平静地接受下来,对于自己的每一份感情她都是真诚付出,但太多的分分合合,她已经变得麻木了,分手就分手吧,本来做“梅艳芳的男友”就要承受太多的压力,如果他承受不住,又何必强求呢?

恋爱中的梅艳芳和很多女人一样,敏感且多疑,会在任何时段给男友打电话,经常患得患失。有时午夜时分,梅艳芳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看到只有她一个人时,就会大哭,直到天亮,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怕寂寞。最终,这段感情只维持了一年。

在分手的最初一段时间里,赵文卓甚至拒绝提到梅艳芳的名字,见面时也像仇人一般。

多年以后,赵文卓说他跟梅艳芳分手时,难过了很久。赵文卓强调,和她分手,根本不是外界揣测的那样,对他而言,“年龄不是问题,地位更不是,只是当时刚好有一个很大的误会!”

究竟这个误会是什么,无论是梅艳芳还是赵文卓最终都没有公开过,也给广大歌迷留下了一个永久的谜。

不过,梅艳芳曾多次跟好友表示,赵文卓是在她生命中留下最多遗憾的男人,也是她这辈子最想嫁的人。只是当时两个人都没有重新开始的勇气,所以她和这个深爱的男人擦肩而过了,梅姐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会解释清楚导致分手的那场误会,如果当年那么做,那现在我已经是赵太太了。”

但感情一旦过去,想要“破镜重圆”,大都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愿望罢了,据说,赵文卓在两人的误会消除之后,曾经打电话给梅艳芳希望可以重新来过,但阿梅回答现在的心境已经变了,只能做好朋友。

梅艳芳去世后,赵文卓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不发表任何意见,只在自己网站的留言板上悄悄写下了几个字——“我会去送她,卓”。

梅艳芳去世时赵文卓现身殡仪馆,并在送给阿梅的花篮上,写上“此生至爱,一路好走”八个字。在阿梅死后的一段日子里,向来爱静的赵文卓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有时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还曾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梅艳芳之前在接受许戈辉采访时表示:“我的内心其实是很传统的女人,我从来没有给人家感觉到我是个好女人,所以一些男孩子跑掉了。过去的感情,我觉得不一定是对方的错,可能是我每一次都太投入,投入到别人会害怕,可能是我太紧张了。我认识一个男孩子,我尽量让他觉得有安全感,我希望在他的眼中我是蛮温柔的。然后我会把很多事情都安排好。但是最后对方说,你什么都做了,那有没有我在都无所谓了。爱就是瞎了眼,爱情就是那个人瞎了眼睛。”当记者问赵文卓与梅艳芳之间的关系时,他说:“我和梅艳芳是这样,曾经爱过,但爱情是短暂的,过后就是友情甚至亲情,彼此很坦诚,不能天长地久,可以是永远的朋友,这也是一种永久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