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魔鬼父亲了

求助者:我是女孩,15岁,我恨我的父母,特别是父亲,我甚至希望父亲死掉更好。先来说说我的家庭,我父亲58岁了,我母亲53岁,父亲是二婚,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有30岁了,早就结婚了,不跟我们一起住。我父亲是比较有能力的人,在外面很受人尊重,但对家人不尊重,特别是不尊重我,我感觉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魔鬼。我承认父亲是爱我的,但他那种变态的爱让我受不了。父亲为人很变态,非常苛求完美,做事情一板一眼的,规规矩矩的,规则很多很细,还总是把他的规则强加给别人。我妈刚好相反,是一个大大咧咧不管事不喜欢操心的人,整天就跟别人打牌。

上到初中的时候,我就越来越讨厌父亲,他规定我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睡觉,几点必须回到家里,只能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衣服裙子不能穿,头发必须怎样怎样。我看什么样的书他也要干涉,我交什么样的朋友他也要干涉。跟他在一起我几乎要窒息而死。我在读初一的时候,是在一家公立学校读的书,有很多朋友,感觉很快乐。但是初二的时候,父亲不顾我的反对,强行把我转学到一所私立的国际学校读书。国际学校的学生英语比较好,我进去时在英语方面不如别人,感觉很自卑。另外在国际学校的学生互相攀比的心理很强,我也特别注重衣着打扮和身材,我希望自己再瘦一点会更好,于是刻意节食,后来患上了厌食症。从那以后父亲总是逼我吃饭,他越逼我吃饭,我就越讨厌吃饭。

父亲伤害我的事情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动漫活动回家,那时是晚上,我没有换衣服没有卸装就回家了,穿的衣服比较夸张。可是是在晚上呀,况且我回家就会换下来的。但是我回到家后,父亲看到了,当场暴跳如雷,根本不听我解释,粗暴地扯下我的假发,用刀在桌子上乱剁。把我的衣服扯下来用力撕破。我无比愤怒极度恐惧但又无能为力。我像一只羔羊一样可怜巴巴地任人宰割。

有一次我要去香港看一个演唱会,票价是800元,有一个男同学也要去,我们就结伴一起去。我跟这个男同学只是好朋友而已,我们不会谈恋爱的,当天晚上要在香港住一个晚上,我们是分房住的,但这个事情被父亲知道后,也是大发雷霆,不准我去香港。很冤枉我,我非常恼火。父亲不准我穿那种女生喜欢穿在外面的短裤,不准我穿黑丝袜,从此我只穿长袖长裤的衣服,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都是这样。

父亲经常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大喊大叫的,让人很恶心,我已经一年没有叫过父母了,我不跟他们同一桌子吃饭。父亲曾经威胁要砍死我,在这个家我活得非常压抑,我喜欢住校,不喜欢呆在家里。我希望自己能有很多很多的钱,然后脱离这个家庭,最好到国外去,再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魔鬼父亲了。我现在晚上睡觉经常做恶梦,出现好几次急性惊恐发作,晚上睡觉我都不敢关灯的,而且还要听着音乐睡觉。

 

 

这位15岁女孩可以这样想:“我投胎到这样的家庭,拥有这样的父母真倒霉。我的父亲简直就是一个恶魔,总是要控制我。我很恨他,我巴不得他死掉。但是恨他没用,我只能接受我有这样的父亲。我之所以投胎到这样的家庭,应该是有原因的,不是无缘无故的。有一位僧人说:子女投胎有四因:一者报恩,二者报怨,三者偿债,四者讨债。我投胎到这个家庭,应是是报恩的。目的就是要拯救父亲罪恶深重的灵魂,希望父亲在生前能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否则像父亲这样的人死后肯定会下三恶道。

我的父亲是一个控制型人格的人,父亲的前妻肯定是因为受不了父亲的控制才离婚了。父亲第一次婚姻失败之后,他根本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他把原因都归因到前妻的身上,认为是前妻爱慕虚荣、喜新厌旧。因此他对女人喜欢打扮非常恼火。在父亲看来,讲究穿着打扮的女性就是喜欢勾引男人的女性。他认为好女人应该不讲究吃穿打扮,不要工作,什么都顺从老公,每天跟同性打牌玩乐就行了,就像我妈妈这种女人一样。只有我妈妈这种不讲究的大大咧咧的头脑简单的女人才能跟父亲相处,凡是自尊自爱的有个性有思想的人都没有办法跟父亲相处。就连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没办法跟父亲相处。我现在经济上还没有办法独立,一旦我经济上独立,我就会远远地逃离这个家庭,跟我的父亲彻底切断关系。其实父亲是爱我的,只是他的爱是非常变态的,没有人能接受他那种变态的爱的。当我跟父亲彻底切断关系的时候,才能促使父亲反思,然后他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通过变态手段过度控制别人的人其实就是魔鬼的化身,这种魔鬼的成长经历通常是这样的:他小时候得到亲人过度的重视宠爱,他被当作小皇帝一样养育,不知不觉地,他就觉得自己理应享受皇帝一样的特权,他也习惯行使皇帝般的特权。因为某些原因他遭受深重打击或严重背叛,他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原因,把他挫折失败全部归因到别人身上,于是他内心充满着强烈的怨恨能量。为了避免再次失败或再次被人背叛,于是他对别人控制的力度加强十倍以上,把别人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魔掌中,防止再次遭受背叛。于是这个人不知不觉就成为了魔鬼。

魔鬼的逻辑是:“我害怕别人背叛我,所以我必须牢牢地控制别人”、“我害怕别人伤害我,所以我必须先下手为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控制与反控制、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我绝对不能输,所以我一定要赢,无论如何都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