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配与小三如何斗智斗勇

元配(求助者)给小三的信:看了你与异性交往的观点,本来不想说的,我忍不住说几句。有幸听了你的聊天录音,你比我想象的开放多了。咱们年龄相仿,可能我落伍了。和有家庭的男人说话这么暧昧,这就是你说的纯洁的友谊吗?你和你的兄弟就这样说:我要睡觉了,你能和我一起睡吗?真的不能理解。如果我这样和一个男的聊天,老孙能把我揍扁了。老孙没见过这阵势,可能晕叨叨的吧,他说他从来没说过,都是你说的,他把你当成什么人了?

还得感谢这件事,没有这件事,我也不会发现其实他很在意我,毕竟当年是因为深爱着对方才走到一起的。

 

她小三的回信:没事,你怎么看我都没有关系,我做的所有事情包括叫他开银行账号都是为了更多地了解他的为人,我根本不会这么轻率地跟男人暧昧!要不然我也不会一个人这么多年,我的对象除了品性好、疼我之外,还首先是一个爱喝粥爱笑不吸烟又整洁的人,而且还得是我崇拜的人。因为我知道我是个超理想主义者,如果不能达标,我情愿一个人过,至少我还有希望憧憬。有这样的希望对我非常重要,我情愿在想像的世界里憧憬也不想在婚姻中抱怨不完美。我在压缩试探时间,如果男人始终没有表现好色的倾向,那最起码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恭喜你,孙老师就是这样的人,我没把他想成坏人,我从来都很尊重他。

 

求助者:有件事我是知道的,这女的曾经告诉老孙,她在匈牙利的公司很大,可以在那建按摩培训学校。看她的信,似乎故意考察老孙,我能相信吗?有这样的吗?8月认识到现在还没提到办学的事。都是这女的不舒服,告诉老孙别担心,老孙不知道说了什么,换来她感谢的话。她连来例假都告诉他。再就是住处有什么摆设,可能让老孙提建议,还有发的医学片子之类。我不能理解的是,老孙跟她聊天,可能说到自己看的书,苏东坡什么的。女的说,我盼望你天天给我讲故事。还有我不理解的,12月5号,学校食堂集体食物中毒,他上吐下泻在家休息,居然联系这女的,告诉她情况,这一天语音挺多的,他那么严重还有精力聊天?老孙有时失眠,2-3点就醒了,到电脑上消磨时间,他们居然还联系,那女的说:又睡不着了?别再电脑前坐太久,注意休息!但是最多的还是我刚起床,在床上,我要睡了,想你!我现在越来越不相信那女的话,如果真有这样的考验,也很恶心,弄得好像似乎真有这样的考验。我觉得这女的在骗我。

心理咨询师:不单是考验,他们是精神恋爱,这种精神恋爱一般半年内达到高潮,一年左右就慢慢厌倦了。

求助者:是的,我脑子简单,想问问你。我老公以为我不知道音频聊天记录,我旁敲侧击的说了几句,他很恼火,说我无中生有,我就直接说了我有证据,他说他自己没说什么。

心理咨询师:但应该仅限于虚拟世界中。在虚拟世界中,可以充分发挥想像,所以一切都是美好的,一般不能在现实中存在的。

求助者:我说这样的女的就是调情,你还跟他交往?

心理咨询师:你阻止不了的,一年后再说吧。你越阻止,他越来劲,他们的感情更好。

求助者:我说那女的告诉我,你是他最理想的丈夫标准,用你信用卡替她家办事,都是考查你的为人。我老公说,看来不能来往。答应不和她来往,我现在只能相信他。我就是想让你确认下,真的就是考验,没有别的?

心理咨询师:你不能总盯着他,他们悄悄交流,你也发现不了。由着他们吧,一般一年后就没戏了。有考验的性质,但不完全是考验。

求助者:好的,我也觉得应该放开,我太累了,这十天,只有聊天晚上睡着了两天,剩下全是失眠,想睡也睡不着。谢谢你!我明白了,太感谢了!

心理咨询师:他们的激情燃烧正旺,这时熄灭不了的,一年后就慢慢熄灭的。

 

求助者:好的。

 

男生的心理活动可能是:“我有婚外情,但仅限于精神恋爱,没有性关系,我希望永远维持这种精神恋爱的婚外情。我是不可能离婚的,我老婆也要,家庭也要,婚外情也要。外面这个女人像红颜知己一样,我跟她很聊得来,跟她交往,我仿佛回到年轻的时候,每天都很有激情,身体健康状况都好很多很多。我的心灵可以向婚外情人全部敞开,喜怒哀乐可以尽情释放出来,感觉特别舒畅,但跟老婆就没有多少话聊,很多话跟老婆是没办法说的。我没觉得我的精神出轨有什么对不起老婆的,像我这样的男人多得很,我还算是对婚姻比较忠诚的男人呢。当然这种情况是不让老婆知道的,我老婆很信任我,老婆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我随便找一个理由辩解就行了,我可以说是客户,是普通朋友。我不担心老婆会跟我大吵大闹,我更不担心老婆会跟我离婚,因为老婆离不开我。如果老婆敢提离婚,我就同意她,然后老婆就害怕了,肯定是这样的。老婆如果知道了刚开始肯定不能接受,但不管什么样的状况,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习惯就好了。”

这位女士可以对老公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一些隐私我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之后挺震惊的,我原以为你对婚姻是非常忠诚专一的,我错了,我过去太信任你了,太高估你了。实话告诉你,我接受不了你的婚外情,今天以前的事情我原谅你,但从今天开始,我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继续发生,如果我再发现,我们的婚姻就到头了,我说到做到,绝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