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些受辱的经历,后来我患上了社交恐惧症

求助者(男性,32岁):我在河南农村长大,有一个妹妹,妹妹小我四岁。我的父亲是一个老好人,初中文化,没有脾气没有个性,对人非常包容友好,人缘很好,受人尊敬,很勤劳。但是我的妈妈刚好相反。我妈妈是文盲,四川人,是被人拐卖到我们那里的。妈妈不喜欢我爸爸,感觉跟我爸爸非常委屈。妈妈生下我之后,曾想逃走,但最终因为舍不得我而没有逃走。妈妈的脾气非常暴躁,说话直来直去,很得罪人。但其实妈妈内心是善良的。我小的时候经常被妈妈打骂,妈妈限制我的自由,不允许我跟“坏孩子”一起玩,怕我学坏。我小时候经常反抗妈妈,甚至跟妈妈对骂。

我小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很好,特别是数学,小时候自我感觉很良好,虚荣心很强,老师很重视我,女孩子也很喜欢我。但是这些光环到了初中的时候,都没有了。我读完初一就不读书了,因为我看到村里一个从外面打工回来的人,他穿得很时尚,花钱很大方,我非常羡慕,我希望自己也能像他一样打工挣钱。

我出来打工那年是17岁,在工厂打工,独立干自己的活。我干得非常出色,自我感觉很良好,有两个厂花喜欢我。我人缘很好,自信心爆棚,感觉老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那两三年过得顺风顺水,感觉自己很了不起,于是就想到更大的城市混,想谋求更好的工作。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是在广州的,于是我到广州投奔他。他在一家幼儿园工作,我跟他住一起,后来知道他是被幼儿园的老板娘包的,是老板娘的情人。他向老板娘推荐我,让我留在幼儿园工作。老板娘对我面试的时候,她问我是什么学历,我只好实话实话,她知道我初中都没毕业,脸上流露出嫌弃的表情。我晚上在幼儿园住,白天出去找工作,住了几个天之后,这个老板娘就叫人把我轰走了,我感觉非常屈辱。自从这个老板娘面试我之后,我就开始自卑了。

工作没找到,而我身上的钱越来越少,我每天都在惶恐中度过。我找了好多餐馆,但都是招女服务员的,不招男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餐馆同意要我当服务员,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有一个像老板一样的男人坐在旁边老盯着我看,还对我指挥来指挥去的,我非常紧张,身体绷得紧紧的,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表情也很不自然。这个老板一样的男人对我直摇头,说我魂不守舍的样子,不适合做服务员。到了第三天,我紧张得太难受了,只上了三个小时的班,工资也不敢要就逃走了。

我想回以前在惠州干得顺风顺水的工厂,但是好面子,回去怕别人笑话,只好在广州拼命撑着。就是因为这些受辱的经历,后来我患上了社交恐惧症和对视恐惧症。患上社交恐惧症之后,我不敢再去打工了,我后来看了很多的书,还特地跟人学做美食,后来我给别人培训怎样做各种美食,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

 

 

患社交恐惧症的人,都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看法。过度在乎别人评价和看法的人这样想:“我小时候经常被父母打击贬损,父母对我的态度让我感觉我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我是不容易受人喜欢的。所以我很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和看法,我很害怕别人不喜欢我,我很害怕别人嫌弃我,因为我本身就自卑,如果再受人嫌弃,我就更自卑了,觉得自己更没有价值了。感觉自己的存在没有价值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需要得到别人的喜欢来证明我是有价值的,我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来证明我是有价值的。”

 

不在乎别人评价和看法的人这样想:“我的家人很喜欢我,我的家人很重视我,通过家人对我的态度可以证明我的存在是很有价值的,所以外面的人喜不喜欢我不重要,我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情,而不是为了博得别人的喜欢而做事情。只要不妨碍到别人,我想怎样做就怎样做,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别人喜欢,我很高兴。如果别人不喜欢,我无所谓。”

 

过度过乎别人评价和看法的人可以这样想:“我小时候经常被父母打击贬损,曾经让我误以为我的生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所以我特别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和看法,特别害怕别人不喜欢我,特别害怕别人嫌弃我。因为如果别人不喜欢或嫌弃我,就更加证明我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这会让我很痛苦的。其实小时候父母经常打击我贬损我并不说明我没有价值,而是说明我的父母是非常不合格的不称职的父母,说明父母的性格和心态是有问题的。
小时候父母经常打击我贬损我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父母把我当出气筒。因为他们的工作压力很大,经济压力很大,他们在职场上经常受气,内心积压着很多委屈或怨气。他们心中的怨气不敢发泄在外人身上,于是就找一些借口或理由发泄在我的身上。当他们心情好的时候就很少打骂我,而当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经常打骂我。父母把我当出气筒的时候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反而认为是我惹他们生气。二是父母对我的期望太高,他们把我跟那些很优秀的孩子比,别人考试成绩很好,他们要求我也成绩很好。我成绩不算特别好,但也不算差,比我差的人多的是。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就像你不能拿苹果和葡萄比较一样。其实别人喜不喜欢我不取决于别人,而是取决于我,只要我给予别人精神上的好处或物质上的好处越多,别人就越喜欢我。比如对别人很尊重很友好很赞赏的时候,别人就容易喜欢我。所以我根本不担心别人喜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