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因为他喜欢我,我就利用他

求助者(27岁女性):人生真的很苦,心很累。我爸给20万给我弟供房,给了6万我哥装修,但我什么也没有,我也想治好自己的病,但没钱,身上只有7000元,是吃药的。

心理咨询师:太不公平了。

求助者:所以我不能放弃,不公平又能怎样。

心理咨询师:父亲重男轻女呀。

求助者: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好的。

心理咨询师:一定会的。

求助者:我不要家人的钱,我靠自己,如果我要治疗,需要多少钱?

心理咨询师:需要一万二一个疗程。

求助者:太贵了,看来只能等我赚了钱。我的一个朋友愿意资助钱给我治病,但我不想不劳而获,我拒绝了他的帮助。虽然有他的帮助,我可以有个不同的人生,但我不想欠人家人情。

心理咨询师:也许他有目的的。

求助者:是呀,他喜欢我,但我不想因为他喜欢我就接受他的帮助。

心理咨询师:如果你也喜欢他,可以接受的。

求助者:这样子我会不安的,曾经喜欢他,但现在不喜欢他。

心理咨询师:可以跟他借钱。

求助者:那么多钱哪里还得上?

心理咨询师:自己作主吧。

求助者:我宁愿死我都不接受帮忙。

心理咨询师:理解。

求助者:别人也是辛苦赚钱的,我不能因为他喜欢我,我就利用他,这样对人家不公平,希望你理解我。

心理咨询师:有骨气。

求助者: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心理咨询师:自尊心很强的人。

求助者:谢谢你理解我!我怎么才能自己赚钱看病?

心理咨询师:打工呀。

求助者:这个时候没人招工。

心理咨询师:到大城市找,总有的。

求助者:我家人不让我去大城市,我也有我的难处。

心理咨询师:明白。

求助者:我觉得你很理解我,谢谢!我不是一个贪钱的人。

心理咨询师:你很有骨气。

求助者:谢谢!

心理咨询师:你不太会灵活变通,虽然你不喜欢他,但如果他愿意借钱给你,可以接受的,以后再多付他更多的利息就行了。或者跟他做好朋友,互相帮忙。或者认作兄妹也行的。

求助者:他不愿意,只愿意喜欢我。

心理咨询师:那就不免强自己。

求助者:所以,我很为难。

 

如果自尊心太强,与人相处容易出问题。如果自尊心太弱,与人相处也容易出问题。怎样才算恰当呢?符合主流的就算恰当的。自尊心太强的人,会失去很多的机会。自尊心太强的人,会让人感觉这个人不好相处,不近人情,太小气。自尊心太低的人,会容易上人瞧不起,觉得这个人太贱了,从而不尊重他,甚至容易欺负他,欺负多了,关系就出问题了。

 

 

这位女子的心理活动:“我有心理疾病,我多年来一直吃药。药物只能让我的情绪稳定,并不能治疗我心灵的创伤。我在网上了解到可以通过心理治疗解决我的心理障碍,我也相信我的心理障碍完全可以治疗好的,但因为钱的问题我没有办法接受心理治疗。其实做心理活疗不用很多钱,但是我的父母不会支持我,我的父母不相信心理治疗,他们认为我必须一辈子吃药。

我的父亲给了我弟弟二十万元供房子,给了我哥哥6万元装修房子,但我问他们要一万元钱做心理治疗他们却不同意,我觉得很委屈,但我除了委屈之外,什么办法都没有。

我也想去打工挣钱,但我每天都吃着药,每天要睡很长时间,我没有办法找到正式的工作,就算找到了我也吃不消的。其实我之所以出现心理障碍,都是我哥哥害的。在我只有四岁的时候,我妈妈就到很远的地方打工了,妈妈一年才回家一次。爸爸在离家不是很远的地方打工,一个星期回家两次。哥哥总是欺负我,哥哥把我打得很惨,哥哥是我的恶梦。在我心灵世界里,哥哥就像魔鬼一样。
如果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不到那么远的地方打工,哥哥就不会欺负我。我的心理障碍是父母造成的,但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他们认为全部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他们觉得他们每个月给钱给我买药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们不认为他们欠我什么,反而认为我欠他们的,认为我是他们的包袱,是我连累了他们。

有一个男子愿意给我钱做心理治疗,但我不想花他的钱,因为我觉得他为我花钱是有目的的。他希望我嫁给他,但我不喜欢他,所以我不接受他的资助。虽然我没有钱,没有能力,但我还得有骨气。”

 

 

这位女子可以这样想:“我之所以出现心理障碍,是因为我童年的时候有很多创伤阴影,导致我内心负能量很重,这些负能量主要表现为怨恨和害怕恐惧。如果我能通过心理治疗把心灵中的怨恨和恐惧情绪释放转化出去,让心灵的天空变得通透明亮,我的心理疾病就好的,我就不需要继续吃药了。接受真正的心理治疗结合催眠心理治疗是最好最快的办法,但我没有钱接受心理治疗,我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我决定每天花一些时间做静坐放松冥想练习,我每天都仔细回顾小时候痛苦的事情,回顾得越仔细越好,然后通过日记的方式写下来。虽然回顾过去痛苦的经历会让我很痛苦,但只有不断地触碰过去的痛苦,郁积在心灵中的像巨大冰块一样的负能量才会慢慢融化蒸发掉。我不但要把过去的痛苦一一写下来,我还要把过去的痛苦一一画出来,我还要把过去的痛苦编成歌曲唱出来,还要把过去的痛苦编成舞蹈动作跳起来。我没有足够的金钱让别人帮我清扫心灵垃圾,我就自己给自己清扫心灵垃圾。虽然自己治疗自己效率会比较低,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胜利。
我要做自己的心理医生,哥哥把我伤害得很深很深,但我得重新归因。我前世应该是欠哥哥的,所以今世哥哥总是霸凌我。投胎到这个家庭让我经历了很多很多常人难以想像的苦难,但我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任何人,我相信这就是命,一定是我前世造了很多孽,今世才会遭受这些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