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心理咨询师与妻子的心灵碰撞

男(39岁,心理咨询师)主述:我们从小就认识,十几岁的时候,由于我的眼睛出了意外,视力逐渐衰退,后来我离开老家,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

女(36岁,自由职业)主述: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在广播里听到他的消息,我们又重新走到了一起,结了婚,还有了孩子。

男主述:我知道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但要让我放弃我的梦想,我真的做不到,而且我也想为这个家多做一些贡献。

女主述:因为他的梦想,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很少,家里的事情都要我一个人承担。我真的希望他把精力多放到我和孩子们身上。

 

 

主(主持人):平常都是谁扶你?

男:平时都是我爱人扶我。

主:打小就认识吗?

女:从小就认识。

主:是邻居还是?

女:同学。

主:李先生,你这个视力障碍是怎么造成的?

男: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出了一次意外,与小伙伴一起玩,我磕在地泵上面,右眼当时破了,左眼也失明了。

女:他失明之后来到天津,然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后来我来到天津工作之后,我们又联系上的。

主:你的一个梦想跟家庭有冲突了?

女:他太注重自己的理想和梦想了,他一直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演讲师,在这方面他花了很多很多的钱,加起来已经有几十万了,他也不顾及我的感受。

主:做演讲师要花这么多钱?

女:因为要学习,得花很多钱。就前年来说吧,我们家就还有一万多块钱的积蓄,然后他告诉我,他要去学习,要拿这些钱,没等我同意,他就把这份钱拿走了。我挺生气的,因为那时候过得十分拮据,大人我们可以将就,但我们还有孩子,两个宝宝,一个12岁,一个9岁,那个时候孩子最大的才七、八岁吧。

主:四、五年前的事了,他为了学习,把家里仅有的一万块钱拿走了。

女:我当时心里特别没底,因为别的家长都给孩子报什么补习班,以及各类的特长班,但是我没办法跟孩子报补习班,所以孩子到周六周日只能自己在家学习。

主:你们家钱都是谁管?

女:都是他在掌管。

男:那次很特殊,国外有位心理学界的专家,我崇拜他好多年了,他是第一次来到我们国内办课,我两个月前就得到消息了,但是我一直纠结、犹豫,不去吧心里过不去,去吧确实开不了这个口,加上有两个孩子。开课前两天,有同学给我打电话,说这个老师第一次来国内,年龄不小了,以后来不来还不知道。我一想就下定决心了,这次学习也可能让我的工作、学术再上一层楼,我跟她商量完,就把钱拿走了。

主:这个事儿咱们不说对错,反正已经发生了,但是这个事在妻子心里可能是一个疙瘩,是吧?

女:是的,前几年他的朋友借钱,我的朋友正好也借钱,都赶到一块了,他就把他的钱借给他的朋友了,我这边就没法跟我朋友交待。因为我的朋友以前帮助过我,这一次人家说需要钱,我没帮到人家,说实话,我心里边挺愧疚的。

男:那次有点特殊,我的朋友找我借钱,在两个月前都告诉我了,因为他提前告诉的我,我肯定把这个钱给我的朋友。因为我的朋友特别贴心,天天那么关怀我,我特别珍惜相当不错的几个好友。再说也注重信誉。如果她的朋友提前告诉我,我可能会一视同仁,把这个钱让她的朋友拿走。

主:明白了。可能妻子心里特别不舒服了,觉得你有点自私,不顾及她的感受,对吧?

女:是的。

主:李先生可能觉得,我本来朋友就少,这个又曾经帮助过我。我问一句啊,你那位朋友后来把钱还你了吗?

男:还了。

主:真朋友,这个确实是手头紧,咱们这个财务上的事就不说了。就是跟这么一个视觉障碍的人生活在一起,生活应该要付出特别多,是吧?

女:俩人走到一起,都是相互扶持的,钱本身是其次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从一无所有走到现在,但是他太注重自己的事业了,有时候对我们家庭太疏于照顾了。前一段时间吧,我和孩子都感冒了,当时我真的特别需要照顾,再加上孩子也感冒,看着孩子难受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着急,我想你既然不能照顾我们,那我就打个电话寻求一下精神安慰吧!然后我就给他打电话,打了好多次,始终没有打通。

男:我在外地呢,给别人讲课,手机得静音关机。咨询做了一半,如果来电话了,肯定影响效果,也对来访者不尊重。讲了一天课,一看手机,哎呀,好多未接来电。因为我那手机都是装着语音读屏软件,它能帮我读,一听叽哩咕噜好多未接来电,是家里的电话,我想可能有事,为什么这么多来电呢?我打回去得知,她感冒了,孩子也感冒了,我当时很着急,也上火了,特别难受。当时大约午夜零点左右,我飞也飞不回去呀。一想到她在家跟孩子那个场景,都感冒了,大人孩子都发烧,没人出去买药,没人出去请大夫,孤苦伶仃的感觉,内心特别痛苦。所以天一亮,我就直接回去了,买的第一班高铁就回去了。

主:那他现在这个工作状态,是在天津特别多,还是出差的机会多?

女:出差的机会多一些。

主:他一个心理咨询师要到处跑吗?

女:跟他的这个事业有关,他总是出去帮助别人,都是集体性的,心理干预之类的,他出去最长时间是二十多天,平时一个月会有两三次出去,相当频繁,我担心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如果他还是没在身边,我觉得有他和没他有什么区别?

男:那怎么没区别呢?因为我这个工作,我追求的梦想,必须得这走那走。因为我失明之后,得到好多好多好心人的帮助,比如我每次去北京,一进咱们天津火车站,有个玫瑰组合,每次老远看到我就说,先生你上车吗?上哪趟车?然后直接到点,一分也不差,把我领到这个动车上面,那位列车员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下。北京南站有个润秋组合,然后那边再迎接你坐几号线,把我扶到地铁上面去,那边地铁比如说坐四号线,坐的第几截车厢,没等下地铁那边有人接着了。
记得有一次在我们天津河北区建昌道,晚上我自己从外地回来太晚了,也是一个冬天,很冷,有一个大哥,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多岁吧,他说你自己有地方去吗?我说没地方去,我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想找个厕所,他把我领到一个医院里面找了个厕所,他说你没地方就上我们家住吧!不是他们家,他开了一个生意,具体干什么我不知道,那个大哥说有个钢丝床你就在这睡吧!睡了一宿觉醒来才知道,那个大哥自己坐了一夜,就那么一张床让给我了。这个事有快十五年了吧!现在我还特别感激这个大哥。其实这样的帮助每次出去都能遇到。

主:我好奇地问一问啊,就是出差别人帮助过你,你要回报这个社会,这个跟你长期出差,跟你家庭有什么冲突呢?我没听明白。

男:一开始失明之后我就听收音机,收音机里边有个访谈节目,有个专家,那时候我失明之后也是很痛苦的,经过三年的挣扎我才走出来的。专家就说将来呢,最有前景最能帮助你自己,最能帮助别人的职业就是心理咨询师。最能改变别人职业的就是心理演讲师,心理团体辅导师,所以说我一直坚定这个信念,这么多年知道一些知名老师,只要开课我就学啊学啊,自己再天天背啊。现在逐渐做一些公益,出去做一些演讲,所以说全国各地来回跑。她有点不理解我。

女:我怎么不理解你了?我也支持你的事业,我也知道你在外边不容易,但是你总是出去,回到家里他晚上还出去应酬,就那一次晚上都凌晨一点了他还没回来,我打电话他也不接。

男:那次我外地来了两个同学,都好多年没见面了,见面了不要喝点酒吗?饭店比较嘈杂,我没听到她打电话。我回家后她说,我跟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我把手机掏出来给她看,她啪叽把手机摔了。

女:那我能不摔手机吗?手机本身就是相互联系的一个工具。但我打电话的时候找不到你,你要手机干什么啊?

主:你们结婚有多少年了?

女:十五年了。

主:其实这种磕碰难免,对吧?这次怎么就过不去了呢?

女:他总是这样,我感觉我接受不了了。

主:你自由职业是在做什么?

女:在家里开一个超市。

主:他能帮你吗?

女:有时候能帮一下吧!比如我着急出去办点事,他会帮我盯一会儿,但是他还有一家心理咨询室,所以两边照顾有时候忙不过来。

主:孩子谁照顾?

女:孩子我照顾。

主:你们在家庭生活当中是怎么分工的呢?

女:因为他总出去,所以家里边都是由我来照顾的。

 

主:谁的收入高呢?

女:他的收入高点。

主:他老出去你会担心他吗?

女:他每次出去我心理边都是七上八下的,总怕他磕着碰着,我觉得我们相濡以沫这么长时间吧,我能了解他所需要的。比如说吃饭的时候,别人不可能把碗放到他面前,把筷子放到他手里,别人可能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主(主持人):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一下,李先生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有工作室的,如果他在天津的话,是可以维持生活的,但是李先生现在想做的事,可能不仅于此,还想做类似于心理疏导,集体疏导这种演讲师,然后这个职业就需要你到处跑,所以老婆是有担心的。一个是担心你在外面吃不好。第二个,过去在天津还好照料,他也能顾得到家,现在这样就什么都照顾不到了,是吧?

男:对。

女:对,离得太远了我也担心。

主:说句实话,孩子也这么大了,相信你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你也抱怨过,你和孩子生病的时候,他不在你心理难受。

女:那时候挺心冷的。

主:你到底是担心他在外面的安全,还是觉得在家里面没有人给你一点点帮助?更在意哪一个?

女:他帮不帮助其实说实话是其次的,我真的不在乎,关键是他总出去,把所有的钱带走,去追逐他的事业和梦想,然后把我和孩子扔到这里,孩子需要钱的时候,他没能做到,我就感觉心里边不平衡。

主:明白,你意识到其实挺危险的吧?

男:危险目前我还没发现。

主:我指的危险是老婆就可能没了,你不害怕吗?

男:我自己略微还有点信心。

主:咱选一个吧!是选老婆还是选演讲师?

男:如果两个单独选,我当然是选老婆了。

主:行了,老婆乐了。这是如果,但是生活不是这样,是吧?

男:因为我已经努力那么多年了,付出了很多很多的艰辛,一个人走南闯北,风里来雨里去,遇到无数的困难,在外面自己跌倒了自己爬起来。你想,一个眼睛能看到的人,在外面打拼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心血,而我得付出比常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可能只能达到别人百分之十的效果。

主: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还要坚持梦想,是吗?

男:不想放弃,因为坚持时间太长了,努力太多了,花了太多精力了。

主:你哭过吗?

女:说实话,哭过。因为他是一个男人,他必须有自己的一番事业,但是陪孩子时间太少,我希望他在家的时间能够多一些。其实你说我们家,有一家心理咨询室,还有一家超市,再加上一些小兼职,生活条件其实不错的。再说他总出去,有时候也赚不到多少钱,还往里面搭钱。我就想以现在的条件,其实没有必要出去奔波了,我希望他能够在家里待的时间多一些。

主:懂、懂,其实你是不是内心觉得挺棒的,对吧?

女:对,这个我不否认,他的确是很独立、很棒的一个男人。

主:好了,这个事应该怎么办?怎么帮他们夫妻做一些调整呢?

 

心理咨询师:李先生,你的梦想很强烈是吗?

男:对,很强烈。

心理咨询师:这梦想是不是已经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男:应该算是一大部分了吧!但内心里面总感觉这是一种价值的重现。

心理咨询师:就是梦想是你生命的一大部分?

男:对。

心理咨询师:王女士,你有梦想吗?

女:我有梦想。

心理咨询师:你的梦想是什么?

女:我的梦想就是我自己能有份事业,但是为了他,为了孩子,我可以牺牲我的事业。

心理咨询师:也就是说其实你的梦想就是他的梦想?

女:对。

心理咨询师:王先生你有梦想,你的梦想占你生命的一大部分,但是你可曾想过,你是你爱人的梦想?

男:对。

心理咨询师:梦想没有什么所谓的伟大,或者是高低之别,所有的梦想都是伟大的,但是我想有一种梦想更高尚,就是把自己爱人的梦想当成自己的梦想。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是不是觉得你内心会有点愧疚?

男:是。

心理咨询师:我一直在想,一个人是被更多的人需要更快乐一点,还是只被一个人需要更快乐一点,你认为呢?

男:这是一个矛盾题。

心理咨询师:对,很多人都意识到这样的矛盾,所以会本末倒置,他会觉得这么多人都需要我,我有我的价值。只有一个人需要我,可能就不太重要。但是这其实有本质的区别。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当所有的外人都在乎你飞得高不高远不远的时候,其实你的爱人在在乎你到底飞得累不累。这种区别是什么?就是所有的外人对你好也爱你,但是他们更在乎的是你的价值。但是你的枕边人对你的爱,是把你当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万千个观众说我好,也比不上我老婆说一句老公你真棒,为什么?因为大家看到的是你的价值,而老婆爱我,是因为我,只是我而已。她不会因为我的成功而多爱我一分,也不会因为我的失败而少爱我一分。她爱我只是因为我是我,而大家爱我是因为我是某某。你的老婆对你也是一样,你在外面成功也好,你不成功也好,你听见你老婆说了没有?我在乎的并不是他的那份成功,而希望他能够在家多待一些。当他长期出差的时候,我担心的或者怨恨的,不是他不能在家帮我忙,而是担心他磕着碰着,所以大家对你的爱,和家人对你的爱完全不一样。你跟你妻子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她把你看成了生命的一部分,而你只把她看成是一个帮手,或者是一个志同道合的伙伴而已。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其实你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你是失败的。你想用你的专业去抚慰别人的心灵,但是你连自己妻子的心灵都不能抚慰,那你价值是不是要在世人面前大打折扣呢?

男:嗯。

心理咨询师:所以其实很简单,每个人都遇到同样的问题,但是我们只要想清楚一点,爱好全世界很容易,爱好一个人其实很难。要把一个人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来爱,其实更难。但如果你结了婚,你的梦想就加入了所有亲人的影子,当他们在像血液一样为我们付出,为我们贡献力量的时候,我们得分清楚内外有别。如果两者发生矛盾,在外人和自己的爱人之间我要选择一个,你选择自己的爱人,没有任何人会怨恨你。因为那是作为一个爱人本身应该做的,无论周围的人对我们怎么好,你始终要记住,我们要把自己的爱人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