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等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制度是怎么形成的?

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能让英、美等西方国家取得巨大的成就,于是欧美人非常自信地认为他们的政治制度是最先进的最合理的,于是把自己的模式强行推广到全世界。事实证明,凡是全盘采用欧美民主制度的国家,没有一个不混乱,没有一个能很好地发展起来。如今大多数欧美学者已经发现这个现象了,只不过欧美的政府不愿意承认罢了。甚至如今台湾香港仍然有大量的人崇拜欧美的政治制度。

民主制度为什么能在英美等西方国家取得成功而在第三世界国家却无法取得成功呢?这得从英国著名的《大宪章》说起。《大宪章》是800年前英国国王跟英国贵族签订的一个契约,这个契约规定了很多国王与国民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它的内容非常繁杂琐碎,包括税收、监护、继承,甚至寡妇改嫁等等。

中世纪的欧洲各个国家之间总是打仗,英国与法国经常打仗,大部分民众已经非常厌倦打仗了。在800多年前,英格兰有一个国王是约翰王,约翰王能力比较差,跟法国打仗经常输,丢失了很多土地。但约翰王不服气,一心想把丢失的领土夺回来,于是不断发动战争。发动战争需要很多钱,钱不够就拼命向英国的贵族征税,很多税种未跟贵族们商量就直接征收,贵族们非常恼火,于是他们联合起来造反。英国的贵族与天主教会及大量市民包围王宫,约翰王一看这架式,干脆对贵族们说:“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下台吗?我同意下台,你们自己选一个新的人担任国王吧。”英国贵族们的回答很有意思,说:“我们不是想把你赶下台,我们不是要推出一个新的国王,这个国王还是由你来担,但国王必须接受法律制度的约束,不能想怎样就怎样。”

贵族们知道,不是这个国王不好,而是国王的权利太大了,如果没有约束国王的法规,不管什么人当国王,都会滥用权利。
贵族们逼迫国王接受《大宪章》的规章制度。约翰王自然心甘情愿接受,因为如果不接受,贵族们就会把他赶下台。与其被推翻下台,不如接受贵族们提出的要求。这一纸契约就成了英国政治制度的源头。约翰王开了这个头之后,后面的皇帝都自觉地遵守这个契约,如果不接受这个契约,就得不到贵族们的支持。中世纪结束之后,英国人不断完善大宪章的内容和意义。英国人用了两百年时间不断地确认大宪章,于是这个大宪章的意义深深地刻进英国人的心灵中,融入英国人的骨髓里。

英国有一个著名的大法官爱德华•柯克,这个人在普通法的发展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同时他当时也是挑战王权的第一理论家,没有他就没有《权利请愿书》,也没有后来的《权利法案》。他和王权斗争的主要办法,就是不断引用和解释《大宪章》。《大宪章》是经历几百年不断强化的过程中才确立至高无尚的地位的。这就像中国的儒家思想一样,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使儒家的那套伦理标准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

英国《大宪章》确立了“王在法下”和“王在议会”的原则,之后几百年时间里,英国历界国王都曾经试图突破法律的约束,都没有成功,其中有一个国王因为违背了大宪章的规则,还被送上了断头台。权利天生就有扩张的欲望,在几百年的博弈中,英国无论是国王,还是贵族,还是普通老百姓,都因为突破法律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于是这个法律与制度得以延续下来,一直到现在。英国人走过很多的弯路,吃过很多的苦头之后达成的一种绝大多数人都愿意遵守的共识。美国的最初移民来自英国,与英国同文同种,于是这种文化就带到了美国,同时也扩展到大多数欧洲国家。如果没有大多数国民发自内心地遵守这种契约精神,盲目照搬这套制度肯定是行不通的。越是物质富裕的人民,越容易遵重契约精神,即物质文明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人才愿意讲君子风度。

欧美等西方国家人民的法律意识很强,人权意识很强,这符合他们的历史。法律意识深入人心有利也有弊,利的方面显得更公平公正,甚至个人也可以告政府。但弊也很明显,因为不管政府推行什么施政方针,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如果不管什么事情,一律走繁琐的法律程序,很多事情将无法进行。比如中国的高速铁路建设,从2005年开始,到2012 年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络,能覆盖占全国人口 80 %的区域。相比之下,从1980年代就一直希望拥有高铁的美国加州,在2008年投票通过决定兴建高铁后,直到2015年才正式破土动工。第一段约240英里,从硅谷圣荷西到中南部 Bakersfiled 的线路,本来预计 2025 年可以投入运营。但最近又传出费用高涨,其中一段 119 英里的线路,原计划耗资 60 亿美元,结果目前需要106亿来完成,所以很可能2025年投入运营的目标不能达到,同时要追加巨额费用。

打官司是一场非常浪费时间精力财力的事情,对于普通穷人,几乎很难请到好的律师。请不到好的律师,就算再有理也赢不了。打官司讲的是证据,不是真正的事实,就算现实中你有天大的委屈,如果证据被人恶意消毁,同样不能真正地维护自己的权利。
究竟是“法在王上”好还是“王在法上”好?我个人觉得99%的情况应该是“法在王上”,而1% 的情况应该是“王在法上”。但前提条件是这个“王”必须是经过很多年历练的且是大多数人民拥戴的贤王,这种更理想的情况目前只发生在中国。完全是“王在法下”的情况是欧美国家的现实,完全是“王在法上”是一些独裁国家的现实,这两个极端都不好。香港和台湾的政治制度如果继续沿用西方民主政治制度,将会远远地落后于中国内地的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