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失去的——最美舞者廖智

廖智,女,28岁,四川绵竹汉旺人,原是德阳某舞蹈学校老师。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中,她失去了女儿,失去了双腿,不久,她也失去了婚姻。

廖智娓娓地讲述着地震的经历,像在讲述一个传奇:我本来和朋友们商量好了,5月12日一起去海南旅游。可是,周日那天晚上,我突然特想刚刚10个月大的女儿。12日早上,我对朋友们说,海南不去了,回家看我女儿去。然后,我一个人从成都返回了绵竹市汉旺镇家中。

12日中午发生地震时,我和婆婆正在开心地逗着女儿玩。房子突然晃了起来,我没想到房子会倒,只顾着和婆婆一起抱着孩子往门口跑,想下楼。跑的时候,看到客厅的电视机甩来甩去,还开着。我就想,要不要把电视机关掉再下楼?可是,就在几秒钟内,婆婆刚打开门,我们单元的另一半楼轰的一声倒塌了,楼梯也被扯裂了。紧接着,我们脚下的楼也塌了。当时,婆婆正抱着孩子蹲在地上,我站着,想保护他们,但来不及了。

楼顶塌下来时,折断了,正好给我留下一点空间。我和婆婆都被压住了,她比我更严重些。我想,完了,这就是世界末日吧,女儿活不成了,我也死定了。我没觉得特别害怕,只是想,以前曾经幻想过各种死亡方式,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因地震而死。我真的会就这样死掉吗?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伸手摸到了女儿,只能抓到她的一只小手,已经冰凉了。

婆婆说自己很难受,不知道伤到哪里了,她说话越来越虚弱。四周一片漆黑。

5月13日晚上,我在医院里做了第一次手术,两条腿从膝盖以下截肢了。腿没了,但我不能让自己成为废人。那天晚上快到12点了,来照顾我的家人都在地上睡着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我试着想翻身,但翻不过来。我两手抓住床边,一点一点地翻,那天晚上我翻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终于可以翻身了,但血已经把缠在伤口上的纱布浸湿了。

那时候,病床设在帐篷里。和我住同一个帐篷的,还有一位小弟弟,他失去了一条腿。小弟弟看到我在翻身,很惊讶地说:姐姐,你都能翻身了?我说:对啊,我练了一个晚上呢,你也可以的。

就像做完截肢手术那天晚上练习翻身一样,我终于明白,你要想做成一件事,一遍不行,还可以试很多遍,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地震以后,我一直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跳舞了,再也上不了舞台了,但是现在,我做到了。

地震后,每个亲友第一次见廖智,都是哭。廖智不得不拼命讲笑话,逗他们笑。所有她能想起的笑话,她都讲了一遍,甚至几遍。“不能再哭了,再听到哭声,我就要崩溃了。”廖智说。

如今的廖智,走起路来步态轻盈。然而,最初接受假肢,却经历了一次灵魂的阵痛。截肢手术后4个月,她不得不用50斤的体重拖动20斤的假肢,“一开始,我练习了3天就放弃了。但最终,廖智还是选择了可以自由行走的假肢,她在家里打开音乐,抓着各种家具的把手刻苦练习走路。

廖智被称为最美丽的舞者,但和美人鱼一样,她还是和自己的王子分开了——地震后,丈夫很快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廖智坦承,“婚姻带给我的冲击,远大于地震。”丈夫说,是因为自己接受不了失去女儿、失去母亲、失去家园的现实,他想逃避。看到廖智,就使他想起他所失去的一切。

廖智觉得那都是借口。廖智下定决心,离婚。“地震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失去的,没有什么东西是必须得到的。”大年三十那晚,她和丈夫签了离婚协议书。

廖智坦承,目前已经有男朋友。“他是我的假肢技师,从我们交往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他是一个让我觉得非常骄傲的男生。”曾经让她感到恐惧的假肢,还让她收获了爱情。

如今的廖智,走起路来步态轻盈,长发飘飘,优雅从容。她带着自己的新书《感谢生命的美意》,首次走进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商学院。在讲座中,她说,“我不愿意别人用坚强来形容自己,让我坚持下去的是爱的力量。”“为什么上苍要带走我的孩子,我想可能就是因为它要让我体会当妈妈的感受,体会爱一个孩子的感受,然后再拿走她,让我去爱更多的孩子。那些学生就是我在这个伤痛上的救赎。这两年,我也偿试过很多新的东西,爬山,学游泳,然后去攀岩,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用了两种方式攀岩,用假的腿和取掉假的腿去攀,最后我还是觉得不要假的腿要轻松很多。”

《神圣》一书中有一句非常精彩的话:“如果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每件事,都是上苍设计的,其目的在于指引我们走向神圣,那么,我们就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廖智是真正领悟并实践了这句话的人,所以她永远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