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严重人格障碍患者案例分析

一位严重人格障碍患者案例分析

 

 

一、一般情况

二、心理咨询师印象

三、父母及家庭背景

四、李庆成长经历(大学之前)

五、大学之后

六、来深圳之后

七、心理治疗难点1

八:心理治疗难点2

 

一、一般情况:李庆(简称庆),男,29岁,独子,大学本科毕业,毕业四五年,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身材瘦弱,容貌有些清秀。

二、心理咨询师印象:对庆的印象:言行举止非常幼稚,非常自私,毫无责任感,毫无男子气,不讲信用。对庆父亲的印象:为人正直,热情,讲义气,心胸宽广,爱憎分明,朋友多,通情达理。对庆母亲的印象:能说会道,但心胸狭隘,喜欢推卸责任,认为错都是别人的。

三、父母及家庭背景:父母都是武X人,父亲三代都是知识份子家庭,父亲今年58岁,是XXXX的高管,目前在北京工作,还有两年就退休。庆的妈妈目前是大学老师,过去在外贸工作,下岗后到XXX进修,后从事教师工作。庆的姑姑与庆的妈妈是同学,庆的父母是姑姑介绍相识相恋结婚。恋爱三年后结婚。婚前庆的爷爷奶奶对庆的妈妈不满意,认为庆的妈妈长得很普通,配不上庆的爸爸。婚后庆的妈妈与庆的爷爷奶奶有很多矛盾冲突,后来不得不分开居住。

庆的妈妈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夫妻性生活会非常疼痛,婚后夫妻性生活非常不和谐。庆的父亲在外地工作,不爱回家,加上婆媳矛盾,庆的妈妈内心充满怨恨,在外找别的男人,在庆六岁时母亲主动提出离婚,父亲同意,最后父母协议离婚。父母签下两套离婚协议:第一套是:如果庆跟随妈妈一起生活,父亲每个月付600元生活费。第二套是:如果庆跟随爸爸这边生活,妈妈不用出任何费用,每个月允许探望儿子一次。最后庆的妈妈选择第二套方案,庆于是跟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父亲当时在外地工作。爸爸离婚两年后再婚,与后任妻子生下一个女儿,妻女生活在XX。妈妈一直单身,因为子宫内膜异位症及多年心态扭曲,全身是病,目前身体状态很差。

 

四、庆成长经历大学之前:童年时妈妈常常在庆的面前数落爷爷奶奶及爸爸全家人的不是,常对庆说狗爷爷,狗奶奶,在庆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仇恨的种子。

庆在爷爷奶奶家生活一小段时间,由于思念妈妈,常常哭。妈妈到学校看望儿子时,看到儿子身上穿得非常单薄,觉得庆的爷爷奶奶虐待自己的儿子,非常愤怒,立即打电话给庆的爸爸,要求把儿子带回去自己抚养。庆的爸爸不同意,妈妈写信到爸爸公司高层投诉庆的爸爸,庆的父母激烈争吵,关系彻底破裂。最后像仇人一样互不沟通,如果非要沟通就通过第三方传达。

庆的妈妈由于婚姻不幸福,于是把感情全部倾注在儿子身上,对儿子非常溺爱,全部包办代替,像养小皇帝一样。妈妈由于婚姻不幸,身体疾病,加上本身心胸狭隘,是一个十足的怨妇,负能量很强,把儿子当朋友一样倾倒很多心灵垃圾。(庆原话:我的妈妈常无故对我发脾气、闹别扭、闹情绪,向我一个劲地诉说婆家人的不好和过失,充满着抱怨和仇恨。我要是说一句公道话,她就说我帮着爸爸说话:我不听都还不行,她是硬拉着我说让我去听,硬是把我当成了出气筒,向我倒垃圾。)于是庆童年的时候很恨爷爷奶奶一家人。在爷爷奶奶家常干一些坏事,如把爷爷奶奶家的一些小东西偷偷藏起来,爷爷奶奶找不到时自己幸灾乐祸。庆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在爷爷奶奶和妈妈之间挑拔离间,在爷爷奶奶面前说妈妈的坏话,在妈妈面前说爷爷奶奶的坏话。当然在妈妈面前说爷爷奶奶的坏话多。

自从庆的妈妈把庆重新接回自己身边后,妈妈要求庆的爸爸支付全部生活费用和全部学习费用。她的扭曲心理理由是:我不抚养孩子时什么费用都不用付出,因为你们“虐待”孩子,我只好接回这个包袱,我是可怜孩子心疼孩子才接回这个包袱的,所以所有的费用应该全部由庆的爸爸支付。庆的爸爸心胸比较宽广,接受了庆妈妈的无理要求。庆的妈妈既收获了儿子的亲情,又不用承担任何费用,而且还积极为儿子争取更多更大的权益,把庆的爸爸当银行,需要钱就去取。庆的妈妈为儿子花的每笔费用都记得清清楚楚,然后让保姆或是让儿子到爷爷奶奶那里报销。庆的妈妈可以给亲戚的孩子买很贵的礼物,但给庆买一只笔,一本书,或是一个小小的东西,都要到奶奶那里报销,让童年的庆内心很不是滋味。

由于庆不喜欢爷爷奶奶,而且庆喜欢在大人之间挑拔离间,因此爷爷奶奶家的人不太喜欢庆,庆每次到爷爷奶奶家报销费用时,心情很难受。小学时有一次庆的妈妈给庆买了一台三千元的钢琴,庆非常高兴,但随后妈妈强迫庆拿着三千元的收费单到爷爷家报销时,庆的高兴心情一扫而空,感觉妈妈不是真的关心自己,是借花献佛。由于庆的妈妈没有任何商量就给孩子买这么贵重的物品,爷爷家的人非常生气,童年的庆在爷爷奶奶家软磨硬缠了三天,才拿到三千元钱给妈妈,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这些事情让童年的庆深切地感受到世态炎凉,感觉这个世界是很冷漠无情的,是很黑暗的,人与人之间是毫无友善仁慈的。(庆原话:我也确实爱两边传话,挑拨离间,由于这一点,两边的家长、亲人会对我更加提防、警惕、冷淡、厌烦、排斥、生疏、置之不理、另眼相待、漠不关心,使我从中像使者一样更加夹膜、难受,与亲人们的隔膜、隔阂越来越深,逐渐失去了亲人们所应当给予的那份亲情,是我从童年的不幸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的不幸。)

庆小学时就不像普通孩子一样天真浪漫,表现为很忧郁自私冷漠,小学老师对庆的评语是:希望你的心胸像天空一样宽阔。意思是你的心胸很狭窄。比如庆跟一个男生一起打闹,庆居然拿一块很大的石头砸到对方头上,对方脑袋立即开花,紧急送院抢救。庆读小学时是走读,还能跟一些同学玩到一起,只是表现得比较自私比较自我为中心,对人不友善。

到初中开始住校,由于庆在家里娇生惯养,生活自理能力非常差,自律性也非常差,早上常睡懒觉,洗漱动作很慢,上课总迟到,影响班集体荣誉,加上性格敏感多疑,很小气,同时又很幼稚,不会说话,故被绝大多数同学排斥瞧不起。只能跟班上很差劲的同学交朋友。整个初中三年,因为不会做人,胆小懦弱又敏感小气自私,在班上成为“受气包”。 (庆原话:在初一期间,刘家慈经常使劲用力地360度扭我的胳膊,疼得我抬不起胳膊。初三时期的一天下午,我只是用手轻摸了一下他的左乳头,他竟然用右手使劲托起我的右脚踝一直用力往上举,最终导致我从椅子上后翻了下来,头紧贴着侧墙柜。)(庆原话:汪英英脱了外衣,亮出胳膊的肌肉准备应战。我只好用脚尖轻挨了一下他的牛仔裤的底部边缘,他立即就冲过来,对我抱头痛打,连续左右开弓用双拳击打了我的头部好几十下,痛得我哀声求饶,连喊错了,他才住手。)

庆高中三年依然在班上是被人忽视冷落瞧不起的人,原因还是不会做人,只不过高中被人肢体殴打欺负明显减少了。因为患鼻炎,很容易感冒,经常把鼻涕纸高高地堆在桌面上,同时经常发出擤鼻涕的声音,同学都很厌恶其脏。加上有一次挖鼻孔后吃月饼,鼻屎粘在月饼上,吃了下去,于是种下一个观念:以后凡是挖鼻子一定要洗手。后来就出现了洗手的洁癖,洗手一定要洗多少遍,要按照一定程序来洗,洗过的手不能碰书本,洗过的手不能碰书包,双手经常保持僵硬状态。持续很多年,目前这个症状已改善。

(待续)

 

(接上)

五、大学之后:庆高考考上XX理工大学,在大学时与同宿舍同学无法相处,因为不会做人与不少同学发生矛盾冲突,被人打得很惨。心理越来越扭曲。庆一次到校外吹笛子,把书包放在某个地方,然后到别的地方玩去了,半小时后来取书包,书包不见了,之后开始了疯狂的偷窃行为。偷了别人的手机,书本,笔记本,光碟、洗发水,沐浴露等所有有用的东西。被学校要求退学。庆的妈妈利用自己的关系把庆弄到XX大学继续读书。到了XX大学读书后,依然本性不改,更加变本加利,同样与同宿舍的同学合不来。庆的东西到处乱放,卫生条件其差,没有同学愿意跟他同一宿舍。后来只能一个人住一个宿舍。有一次庆把笔记本电脑放在靠窗的桌子上,后来笔记本电脑被偷了,庆万分悲痛,于是展开更加疯狂的报复行动。半夜起床偷偷把整栋楼各层的网线全部剪断,把一层楼的宿舍门在外反锁,让那些同学早上都出不来。还专门到外面买锯锁的工具开始入室偷窃。有一次锯锁进到了某个宿舍,正在里面锯箱子的锁的时候,被人当场抓住。妈妈到学校说情,才没被送公安局。在大学被全班同学孤立,在学校是出名的坏家伙。在教室里上课,所有同学都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开他。没有一个朋友,经常跟一个同样是“垃圾”一样的人(李攀)玩。(庆原话:李攀是我大学里的一个校友,他是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人。那天晚上我们睡在旅馆的同一个房间里,在晚上闲聊时他居然说要小姐先给他口交,再给我口交。我的天哪!都还是我请客,他居然还只想着自己,没有征求我的意见,没有考虑我的感受,他嫌我脏,难道我就不嫌他脏吗?)

由于庆屡教不改,品行非常恶劣,心理极度扭曲,没等毕业,父母就安排庆在XXX医院住院,一住就是半年。虽然没等大学毕业,但庆妈妈通过关系还是为庆弄到了大学文凭。

庆虽然很依赖妈妈,但很不尊重妈妈,常惹事,极度自私,对属于自己的物品有变态的占有欲。对于自己捡来的偷来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本免费的杂志,无论再脏,无论放置的时间再久,如果妈妈无意中扔了,庆都会大发雷霆。庆还会偷妈妈的钱,庆妈妈感觉无法再跟这样的儿子生活,坚决把庆推给爸爸。放狠话与庆断绝母子关系,不准庆生活在武汉。(庆妈妈的原话:你这次从天津回到我父母身边,你给他们带来过安宁吗?你听过他们的安排吗?他们委托你给他们订东西了吗?让他们不安宁,你还有理由吗?之前离开武汉把外公推在墙上,让外公喘不气来,最后是柳爷爷帮忙拉开。这些经历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痛苦,让人多么绝望,一个不听从教育的人,一个不断伤害我们情感的人,你还什么理由说呢?外婆她们这么老了,我这么体弱,身体一直在生病,你的良心在哪里?你只会索取,不去考虑别人的痛苦。)

2011年后庆在北京与爸爸生活,爸爸的妻子李阿姨和女儿生活在XX。爸爸在北京租的房子是一百来平米,只有一个房间,爸爸睡房间,庆睡厅,这房子的房租是爸爸单位报销的。这几年来庆在北京断断续续住院或门诊咨询,持续了几年,没有什么效果。这几年来庆没法工作,也找不到工作。无法与人相处,不断惹事,偷东西,与人发生冲突。内心充满怨恨,怨恨父母,怨恨亲人,怨恨很多很多的人。

在XX强迫收集各种废品,情况非常严重,家里堆满了各种垃圾物品,这些垃圾物品在庆看来都是宝贝。在北京期间一直是舅爷爷(庆后妈李阿姨的舅舅)照顾庆,舅爷爷与庆发生过无数次冲突,曾经差点动刀打起来。爸爸与庆也发生过无数的冲突,父子数次打起架来。原因是爸爸清理了庆捡来的垃圾。(庆原话:今又发现他把我放在第一个抽屉里母亲给我的9页信给弄没了,当时我打印每页信就是1元钱,共花了9元钱,而且信的内容对我也是非常重要!他现在还是这样,只要我一不在家,他就会每次动我的东西,弄的我精神崩溃,气愤不已,忍无可忍!我完全无心做其它任何事情!)

 

六、来深圳之后:在住院治疗和门诊咨询完全无效的情况下,家人想到了催眠心理治疗,于是来到了深圳。目次已咨询了近四十次,情绪得到释放,某些观念有所调整,但思想还是非常扭曲。对爸爸扔掉的那些废品非常耿耿于怀,满腔怨恨,一辈子无法原谅,为了报复爸爸,扔了爸爸很多很值钱的贵重的东西,价值有几万元,仍然无法平衡心中的仇恨,尽管爸爸为其治疗花了二十万元。

因为当初妈妈催促庆赶快去XX治疗,导致庆丢失了一些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值钱的东西,于是庆非常怨恨妈妈,无论妈妈过去曾经为庆付出多少心血都不能原谅妈妈。为了让庆尽快与社会接轨,想给庆介绍一个普通的服务员的工作,上半天班的,对庆谎称是单位发工资,其实是爸爸出的钱。但庆嫌那种工作栏次低,不愿干。后来让庆在朱老师那里打工,上半天班,半个月发一次工资,发了500元,其实是庆爸爸发的工资。但朱老师跟庆合不来,不同意庆在那里干。后来庆自己找了一个工作,5月20日报的名,5月25日开始培训,培训七天,合格后正式工作。5月20日庆丢失了一小瓶人体润滑液,到处疯狂寻找,当天下午六点半钟到那家报名的科技公司寻找,公司已经下班,庆看四周没有人,就想着偷点东西。在前台的柜子翻找,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后只偷到一盒笔心,一盒抽纸,两本笔记本,一本书和一张报纸。明知有监控,照样偷,心想这些东西不值钱,没有人会调查监控。

5月25日庆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去参加培训,带着偷来的笔记本大大方方地做笔记,由于笔记本是摊开的,看不到封面,培训的第一天第二天都没有人发现。第三天时,庆麻痹大意,把笔记本合上放在腿上,一个女的发现了,于是偷窃行为曝光。公司准备让人把庆打一顿,庆说自己有心理问题,正在治疗,并让公司打妈妈的电话求证,才避免一顿痛打。但公司派两个人像押犯人一样把庆押回招待会,然后再押回公司,路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庆,感觉丢尽了面子。经过这次事情后庆对找工作心灰意冷。

事后庆解释偷东西的动机是:一是偷窃形成了习惯,凡是自己用得着的东西就想偷。有一种“集众财于一身”的思想,庆名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二是极度不平衡心理。认为父母欠我的,这个社会欠我的,凭什么别人有亲情爱情友情交情,有钱有车有房,而我什么都没有。

所以就必须偷。三,让别人痛苦,我的痛苦就会减轻一些。

 

七、心理治疗难点1:为什么庆会有非常强烈的变态的占有欲?对自己所拥有的在一般人看来没有价值的一张纸,一本书,一本笔记本,一张广告纸,如果丢了会悲痛欲绝。如果别人弄丢的,哪怕是无意中弄丢的,会满腔仇恨,甚至有杀人之心。这种心理怎么解决?

 

八:心理治疗难点2:爸爸扔掉庆的在一般人看来是垃圾一样的丝毫不值钱的东西,在庆看来却像要了他的命一样悲痛欲绝,无比愤怒,很想杀了父亲,一辈子都无法宽恕原谅父亲。怎么解决?